0%

「日课APP」作为一个内容分发APP,有一大批用户会在产品上留言。而国内只要是一个稍微活跃的内容产品,就少不了黑产和广告营销号的身影。在「日课APP」慢慢规模化的过程中,也会遭遇 spam 内容的影响。以下就来分享一下反垃圾系统的系统组成和结构。

由于「日课APP」直接面向了全球化的用户群体,在 spam 的定义上也相对包容。违背「日课APP」核心价值观、不利于产品健康发展的会被标记为 spam。如 广告、色情、涉政,无意义的灌水、谩骂、引战等。

但是对于 spam 程度的包容性相对较高。「日课APP」本身就会聚了各个年代、各个阶层、各个国籍、各个文化程度的内容。如 莫言的《丰乳肥臀》,王小包的《黄金时代》就涉及了大量的色情描写,在用户的回复就不会一棍子打死说一点都不允许色情,

「文学作品里面有关爱情、性的描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莫言

阅读全文 »

古典产品经理的时代已经结束,行业专家的时代已经来临,产品经理的下半场在哪里?

第一代产品经理靠发现需求封神,比如 QQ 改变了社交,淘宝 改变了交易……对于后面的几年,对于产品经理的来说发现新需求变的越加的困难——固有需求已经被挖掘殆尽。之后,产品进入了一个平滑期,产品经理的任务中心偏向于运营、商业、策略、数据……

大众创业的产品蓝海时代已经过去了,下一个需求创业时代可能会在10年之后,或者更久。相对于新需求的发现者,交互逻辑的设计者,运营、商业、策略、数据的产品经理会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已经是这个阶段产品经理的基本要求。

阅读全文 »

Winter 老师说在他30万年薪的时候获得了腾讯100万年薪的邀请,而他认为自己是最适合这个岗位要求的人,但是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年薪。(ps. 后面腾讯给了一个价值100万年薪的title,但是当前合理区间年薪的报酬。他没有接受 ^_^)

在我换工作的时候,我也一度在幻想4,5倍年薪的增长。在真正拿到Offer的时候,我也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个增幅我真得可以 hold 吗?

工资是企业衡量员工的价值的一个标准。比如我的一个学长,在他没有开口加薪的时候,老板主动给他翻了一倍的薪水——对于有价值的员工,有远见的老板从来都不会吝啬手中的现金。而在我过往的任职经历中,出现了两次财不配位的情况。在薪酬没有高于行业水平的同时,企业的薪酬分配不均,对于高价值员工没有良好的物质奖励,激起企业内部的高价值员工反感和流失,而低价值员工的则继续吸血。

对于企业来说,给了相应的薪水,就是希望有相应的价值产出。目前大部分公司的裁员,很大原因是在经济景气的时候给了员工一个较高的薪水,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需要回收额外的支出,进而就有了裁员的现象。(同时还有一部分是给对方的薪酬高于预期,但是在一定的时间范围没有相应的价值产出。)

阅读全文 »

在回国之后有过一段迷茫期,在工程师和产品经理的职业道路上摇摆不定。一方面是对自己的视野认知狂妄自大,一方面是对当前能力极端缺乏自信。回国之后,在惶惶恐恐中加入了国企以求得一份工作,同时和朋友一同创业以求得一份心安。

这些年在自己的成长道路上有所提升,同时也确实也怀有一些遗憾。

对于前公司,真是有种「恨其不幸 怒其不争」的感觉,一副大好的牌打的稀巴烂。手里拥有政治资源、内容资源、渠道资源、技术资源、金钱资源,但是就是发展不起来,只能维持一个公司的生计平衡。这也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实力雄厚的中型创业公司在发展过程中的注意点。

方向的选择至关重要,前公司处于传统媒体行业,在方向上的切入点是做内容分发的 SAAS 服务。目前用户群体就是一群 小众的、金钱敏感的、无决定权的用户,这条道路必十分艰辛。关于媒体行业的分析,我想单独在写一篇,作为这近3年时间的回顾。

阅读全文 »

如果智商不足够高到碾压一切,那情商获得的收益就高于智商。

年少的时候总想着用智商碾压大众,以为自己可以一技傍身走天下。年近30,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就是一个普通人,很多的理想主义被现实无情的摩擦。

前两天听到了一句令我虎躯一震的话——人际网络是财富的放大器。(当然,AA是BB的放大器,这句话在无论什么语境里面都是成立的。)

阅读全文 »

之前调研的《大数据在媒体应用报告》的一个部分,删除了一部分内容。

近年来随着大数据的广泛普及和应用,数据资源的价值逐步得到重视和认可,数据交易需求也在不断增加。2015年《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明确提出“要引导培育大数据交易市场,开展面向应用的数据交易市场试点,探索开展大数据衍生产品交易,鼓励产业链各环节的市场主体进行数据交换和交易,促进数据资源流通,建立健全数据资源交易机制和定价机制,规范交易行为等一系列健全市场发展机制的思路与举措”。

数据交易的概念是在2010年之后才开始火起来的,而国内的数据交易是在2015年《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提出后在开始进入正轨。

在数据交易所成立之前,数据的交易一般以地下交易为主,即使现在面对地下交易,交易所的数据交易量也只是冰山一角。

阅读全文 »

社交软件一直都是最激烈的战场,每一个巨头都有一个社交梦,因为社交产品上面巨大的流量让每一家企业趋之若鹜。每一家大厂都打造过自己的社交软件,最终都是落败的结束。社交霸主 QQ 和微信已经伴随着时代走过来了 20 个年头,大众型的社交软件是否还会出现新更替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我都有这样的困惑,微信的崛起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移动端的兴起,还是 3G 网络的发展,都不足以解决我心中的困惑。因为 QQ 依然同等地踩在了微信的发展机遇上面,但是强大的社交护城河为什么没有形成发展的壁垒,而是只是促成了微信的发展。

我一直想要一个数据来验证我的假设,但是找不到这样的一个数据源,所以下内容源自我的凭空臆想。

阅读全文 »

寡头时代已然形成,强者恒强,弱者更弱,综合电商想从巨头手中分一杯羹尚且不易,而对于垂直电商来说,更是哀鸿遍野,一地鸡毛。

随着拼多多的成长,有没有发现曾经的垂直电商渐渐的消失了。你会发现从当当、好乐买、乐淘网、红孩子,到唯品会、聚美优品,一个个名字曾经星光熠熠,但如今倒的倒,衰的衰,基本全军尽没。

相较于淘宝等综合电商可以覆盖全品类的产品,而垂直电商大多聚焦于某一些细分品类。但是对于消费者而言,一站式购物的天然需求,在这综合电商可以满足所有商品的购买需求。

对于垂直电商而言,具有先发优势,比如买书就会就想到去当当。但是随着各大电商开始做用户留存,培养用户使用习惯和忠诚度。垂直电商的优势逐渐消失,被综合电视吸引。随着流量价格的提升,垂直电商的获客成本上升,与综合性平台上的同类型商品相比无论在价格还是品质上都未存在较大优势。

阅读全文 »

Mac 升级 Catalina 后,Alfred 搜索出来的结果出现了两次,或者有的软件怎么也搜索不出来。

我刚开始还以为是我电脑问题,把所有软件重新安装了一遍也没有效果。

其实修复办法很简单,在Alfred里面输入reload来重载就好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