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武汉加油

去年11月武汉爆发了冠状病毒,各地政府开始紧张有序的救援措施。包括年前(1月23日10时)武汉进行了封城。

抵触心理

在影视剧中,很多电影涉及了僵尸变异(传染)等的情节。我记得有一部电影有这样的一段剧情:

在一个小村庄发现了一例僵尸,遭这个僵尸袭击的村民也会变成僵尸。而普通的攻击手段对这一类的僵尸根本没有作用,政府根本没有有效的措施去防护这些僵尸的传播。这时,政府的昏庸份子就会选择封城,将这些僵尸隔离在一个城市中,而任由里面的百姓自生自灭……

在观看这类电影的时候,都会痛恨腐败者的冷酷、残忍,无辜群众的可怜、无助。在23日,我听到封城的消息,第一反应是:如果我在武汉且健康的话,我一定是一个叛逃者——武汉相当于就是一个僵尸的瘟疫源,而在里面的群众都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

封城情况

封城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在24日的迁出人数骤然下降。(从其他的城市迁徙状况中可以发现,23、24日人口迁移会出现两个高点,24日后之后会出现迁移规模下降的情况,但是会保持在3、4的水平。但是目前武汉的迁移规模一直在1以下。)

即便如此,因春节因素和疫情因素,大约有500多万人离开了武汉,还有900多万留在武汉。(其中约有不到90%的人没有迁移出湖北省。)冠状病毒也随着人流,向世界各地蔓延。

疫情爆发

截止到今天,感染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万人,而且每天还在呈指数的增长。

现在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疫情的变化情况,感染人数每天的增长从几十到几百,到现在的几千。发觉疫情的爆发越来越不可控,也感觉疫情的变化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疫情传播

由于疫情的传播有人传人的特性,这就导致冠状病毒的传播也如同传播学的特点——带有社会性,共同性的人类信息交流的行为和活动。

所以,对于疫情最直接的解决方案就是:瓦解传播节点(病原),阻断传播介质(隔离接触)。

说话这次比较重要的两个处理方式:

武汉封城

在疫情爆发后,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如何处理武汉问题是最合适的。(封锁武汉是不是必要的一个措施。)

从目前的发病原来看,所有的感染者都和武汉有着密切的关系——去过武汉、和武汉感染者有过接触的。如果可以遏制住武汉的病原体(携带者)向外部扩散,可以从源头上克制住(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

同时这个行为也将武汉任命推向了风口,武汉的人们犹如过街老鼠。如果控制不会,会引起地域歧视、种族歧视。从目前的现状看,这已经大大的侵犯了武汉人民的个人隐私。(武汉人民在这个事情上作出了很大的牺牲。)

舆论控制

在重要节点的舆论引导是必不可少的,这次的舆论引导包括:

1. 钟南山的形象树立

时势造英雄。在特殊时期需要英雄在人民面前展示自己的气节,为广大群众展示自己的决心,积极引导人民群众去乐观、谨慎的面对疫情。

2. 疫情公开透明

谣言——话题性 x 关联性 x 传播性

真相是击败谣言的利器。媒体的疫情公开,大大的遏制住了谣言的产生,使不法份子无机可乘。

3. 年轻化的传播方式

相对于中老年人,年轻群体拥有更大广泛的内容接受媒介,更加关注疫情。在各大新兴媒体的舆论传播下,由年轻群体反向影响其他群众,扩大传播途径和效果。

最后

感谢全国人民群众在这次疫情中的努力和牺牲!

End

The Why·Liam·Blog by WhyLiam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WhyLiam创作并维护的Why·Liam·Blog采用创作共用保留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4.0国际许可证

本文首发于Why·Liam·Blog (https://blog.naaln.com),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永久链接:https://blog.naaln.com/2020/01/wuhan-refueling/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