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众取宠,终究圆不了梦

(一)

曾经我梦想着自己可以成为一个作家,至少也得是靠写字就能维持生计的人,后来我成了高中数学教师,这样的落差让我觉得很是刺激带劲。

似乎很久都没提“梦想”这个词,正如好久都没正正规规的看一次毛片,或者打量某个姑娘扭动的躯体。工作的需要,我变得假正经起来,因为需要带电脑去学校上课,甚至就删掉了散伙时寝室兄弟留做纪念的那几G存货。也许我教到退休,也难以弄那么多课件去填补这些空出来的内存。

越来越懂得怎样迎合别人,看重的东西也渐次少了起来,似乎一切都不再那么重要,不再有从前的固执和较真。是时间将我们的棱角磨平,是岁月让我们不再冲动。有些路,走着走着就停不下来,有些人,想着想着就不经意忘记。隐隐有一些不安,时间可怖地改变着一切,尽管一幕幕绞割的记忆碎片时常出现,自己却早已百毒不侵了。无法再伤春悲秋地站在窗口听狂怒的风声,看晚霞漫透天边然后消失在地平线的上方,或者是在夜幕来临的时候,等待着天空渐渐抹上一层灰暗的色彩。

曾经最爱的姑娘,也没怎么联系了,尽管曾空口白话地对她说过,“哪怕我们终将别离,也要把亲情进行到底”。只不过,亲,应该得取其“亲近”之意,太远的距离,不能目所能及地感受对方的表情,无法随传随到地分享对方的悲喜,所有的许诺,终将也只能算是空话。至于她,据说找了个大她差不多十岁的对象,应该不至于像我一般幼稚不稳重吧,女人总归是要找个靠得住的男人的。而男人要靠得,就得不断地成熟和成功,直至有车有房父母双亡。

成熟,不是六月三伏天在烈日下跑几圈就能促成的事。我们得不急不慢,任时光肆意流淌,待岁月安然无恙,不张望不回眸,用心把自己沉淀,在这浮华的尘世间,静待多年孙子熬成爷。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都想隐藏却欲盖弥彰,想要对谁许诺给她未来,就得弄出一个让她觉得靠得住的现在。没有永远的站点,只有无止境的奔走,这就是成长的必由之路。

终究有那么一天,我们不再年少无知,不再了了而过,不再懵懵懂懂,不再想要依赖,不再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愈发狭隘。

(二)

开始的开始,其实每个孩子对这个世界都是满怀信心的,也对自己最初的梦想坚信不已。只是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却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教科书都是骗人的,我们无法活在那样的世界里。

前些天,应该是前很多天,我的班上发生了件大事,一个学生因为牵扯打群架而要被学校开除。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刚好到其他学校参加校际交流活动。等我回来的时候,学校安保处只是把处理意见告诉我一下,让我通知学生家长把学生带走。

其实这件事不能完全怪我的学生,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仅仅是因为我们班体育课,老师让自由活动,我们班学生欲打全场,然后几个高三的学生逃课出来打篮球,占了一个篮筐。我们班体育委员过去要求那帮人让一下,说不通就争执起来,那帮人其中一个辱骂他一番后,扬言放学以后让他等着。他害怕就找了一个高二的同乡出主意,而那个同乡刚好是受人拥戴的主,随便就招呼了一帮人过来,都是在校的学生。放学的时候两帮人就在学校附近打了起来,高三的那帮人吃了亏,但也没造成多大的伤害。

第二天高三的那个扬言要教训别人却被教训了的学生先去安保处告状,我们班的体育委员在上课期间就被揪了出来。安保处的让他供出所有的同伙,只要供出同伙就对他从轻发落,否则就把他开除学籍。但是我们班体育委员觉得,同乡是怕他吃亏才帮他打架的,现在供出那帮人的话等同出卖朋友。如果要以出卖朋友换来苟全的话,他宁可被开除。于是他带着安保处的人每个教室认了一上午的人也没指出任何一个,安保处的人对他十分不满。

当他找到我的时候,我是力挺他的。尽管他也有错在先,如果打架那天下午先告诉我这件事,或者让学校知晓他放学可能被打,通过学校去制止那帮高三的学生,也许就不会发生打群架的事了。而我挺他的原因是,他至少还算是个有担当的人,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执拗,也让我下定决心在这件事上为他力争到底。他的这种担当,能保证他将来在大是大非面前,不会成为那种为求自保不择手段、为求私利不讲原则的人。

(三)

入驻U吧转眼将近两年,曾经羡慕那些元老可以持续写几年文章的心情,早已消失殆尽,因为自己也这么写过来了。或者,写着写着,也终将成为过去,再也挤不出只言片语。现在的我,不再有起初的那么热情,看到喜欢的文章也不再闹腾地评论。甚至对于读者的评论,也极少回复。QQ列表增加了两三百好友,也很少能聊清楚谁是谁。文章一篇更替一篇,日历一页覆盖一页,其中的辛酸温暖,就这样支撑着自己走到现在。

曾经的一篇文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被点击超过15万次,这样的恩赐,让人很容易就矫情起来,想说些感动涕零的话,最终却也没有说出口。大二的时候,写过一部小说,取名《青春,无处安放》,草草就在U吧发布了。尽管故事编得乱七八糟,抒情时猛时繁,倒也有人耐着性子看过了。迷恋U吧的人,一定忘不了与U吧初次相逢只能恨晚的无可奈何,我亦是抱着这种好奇的心态徜徉在这里,我亦在这片净土做足了美梦。或者说,我以过客的身份行走在这里,不期望自己能够找到生命中的有缘人,只渴望能够为别人带去真实的微笑,向上的能量,如此而已。

曾经说过要写《青春,无处安放》故事的续集,却被生活的无奈消磨了所有的兴趣。那些读过我的文章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曾经他们说过的等待归来似乎也无法兑现了。又或者说,自己的生活已经糟糕得狗血淋头,谁还有闲心关心别人的故事。其实就是故事里的那些角色,似乎都不去在乎那些经历了。很多时候,越是处心积虑的心愿越不容易得到满足,而一些不经意的播种,反而意外地收获甚丰。在历经三番五次的得失后,渐渐就对变化无常的世事生产生了怀疑,不但怀疑聚散的匆忙,还怀疑起变幻莫测的人性。

但是我还是决定续写我的故事了——《毕业,难说再见》。我记得我独自一人坐火车回到大学校园,独自一人去曾经常去的电影院看完《致青春》,我开始不忍心让那些记忆变成荒芜,于是添油加醋地续编了未完的故事。即便所有遇见的瞬间就意味着别离,但是,在快乐面前,我们往往不愿去提前结束相逢的美好。当一切因果在命运中早已注定好,我们才发觉自己竟然无力回天,无法改变故人散落的现状。

平静的时光总容易被世俗的目光所打扰,打开记忆之窗的同时,就注定要再重温一次眼泪的酸涩。那些口口声声说一辈子不离不弃的朋友哪儿去了?那些真真切切无忧无虑的日子哪儿去了?尽管,我们也不大相信这世上还有那种无怨无悔的感情,可是,有谁能够拒绝美丽的诺言呢?哪怕它只是一些谎言,在特定的条件下说岀的特定承诺,很难叫你不去当真。

提及边的朋友,那些默默不语的人,总是实在。不需要他们时,绝不敢主动不打扰你,当你有困难时,个个争先恐后,那股热情劲真的无法让你不打从心眼里感动岀来。其实能够相逢就已经是莫大的缘分了,怎敢再奢望能够相伴一生呢?每次假装无意路过,其实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渴望,那些渐行渐远的朋友能够一个个从红尘深处赶回来。或许在多年后的某一天,我们还能微笑相遇,并彼此祝福。

(四)

究竟是性格决定命运,还是命运造就性格?或者是,我们所处的环境改变了我们所思所想所向往的一切?相信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有责任、有担当、性情温和、人见人爱的。但是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总是逼着我们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坚持善良的人变得敏感起来,恪守正义的人也有了粗暴的影子。

一个人要用怎样的方式看世界,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还是刚柔并济圆滑变通?一个人要付出什么去换取爱,是痴痴傻傻的用一生去等待,还是凭一腔热血和几句花言巧语骗取?这些问题,永远都没有标准答案。正如面对一个红苹果,是洗干净削了皮切开来慢慢地吃,还是完全不用洗用手拿着整个儿囫囵啃下去?

谁来证实一下这个世界上,依然有爱情的甘美,依然有友情的豪勇,依然有亲情的温馨。且不管未来的日子如何,抓住每一个现在,生活过,幸福过,痛苦过,没有什么不能克服,没有什么不能重新来过,这一切的确都很美好。

唯愿静默岁月安好,守着剩下的流年,邂逅陌途风景,行稳脚下的路。没有大起亦没有大落,只是在不经意间,老之将至,故人安好。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