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的爱恋

伽罗瓦为爱决斗前,

一夜写下数学理论,

够读500年,

方程一元二元到三元,

群和域得到实现,

英才天妒错遇祸水红颜,

聪明用错地方是愚蠢的沦陷;

高斯点着胡萝卜灯走进布伦斯维克宫的庭园,

公爵夫人把他带入智慧的神殿,

找到了画出正十七边形的直尺和圆;

笛卡儿垂暮之年,

颠沛流离到瑞典,

于集市邂逅少女翩翩,

他把哲学和坐标倾囊相授,

只为倾慕继续繁衍,

国王怒迁,

断绝了他们的会面,

情书里只留下费解的符号 r = 1-sinθ,

心脏的曲线。

我把对你的倾慕写成数学的语言,

闭合在染红枫叶的笑容覆盖的区间。

不足的付出和过剩的敷衍,

近似热情和冷漠螺旋,

抽掉那条离你越来越远的渐近线,

牛顿切线也切不断同区域的牵连。

无限的思绪涨破有界的边,

一一的对应映射对你的留恋。

柯西准则给我证明真心的收敛,

你的一个肯定,

是爱存在的利普希茨条件,

我要的只是你绽开在这一季的笑脸。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成数学的语言,

心形的曲线上都是想你的点,

连续的坚持不怕线形的凹凸,

不间断。

偷瞥的角度控制在第一象限,

那个怯懦的眼神就不会被你发现。

尽管你的回应是高阶无穷小的可怜,

我还是任凭心事如根号下二的无限不循环。

积分求导,

拆分合并,

一切都是未知的函数,

狄利克雷判别不了我们敛散的明天。

我把对你的执着写成数学的语言,

周期性的折磨让我相信爱你不是一时的闪念,

初等的函数,

初始的条件,

在苦痛的边缘绕了几个圈,

信守了一厢情愿许下的誓言。

走在或奇或偶的路口,

看见时正时负的值变,

无旋的场,

无源的面,

无振的弦,

复合连通的区域,

发现爱的增量,

已偏。

累次极限,

堆砌不了大于零的缘,

等下一个世纪,

戴上爱的哥德巴赫猜想之冕!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