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坛文学之乌托邦

没有风

烛影却在摇曳

像从太阳内核里飞出的蝶群

没有鸟

空气中却传来优美的乐声

犹如圣诞节午夜神圣的弥撒

硬邦邦的地面升腾着沉重的热气

空气中充盈着草根燃尽的绿色

包围着孩子薄荷蓝一样的脸庞

遥远的乌托邦

扭曲着挑逗着我向前的欲望

我被风吹着上路

长眠于半路之中

虔诚的行完我最后一个俯礼

(一) 灾难的黑板

浓绿的树桨汩汩流淌

血液一般

藏于黑色的玻璃背后

似乎

要渗透表面的光滑

脸色苍白的作家

愣愣地浮现在浓桨之上

冷不防用白色的粉末使劲的吮吸

仿佛让人感到无限快感的大麻

瞬间

苍白的脸有了灰绿的血色

干燥的皮肤如花一样绽着

四肢僵着仰于沸腾的无边绿色之中

两袋子石灰粉

吸尽了所有的液体

巴巴的吮着趴在墙面上的

最后一丝水分

并与

黑板后白色的背影连成一片

暗红的藤蔓爬满了白色的门

枯萎地伸展着曾经柔韧的腕

就连断裂出来的浆

也死死的凝着

(二)机器

他们嘲笑别人堆砌出来的对他们的嘲笑

咧着嘴呲着牙对视着

只差条直不楞腾的尾巴;

他们从牙缝里发出咯咯的响声

幽远的小狼一样的低咽

为着应该感到悲哀的悲哀;

他们赤身蜷缩在雪地上点火

据说是按程序规定

证明着自己还有变态和精神异常的功能;

他们用钞票买了一百箱牛奶

在顶楼倾倒

只为听到排水管嘭嘭的爆裂;

他们伸直双臂做标准的十字

让太阳照射透明的身躯

只为让大地知道在他们身上

还有黑糊糊的十字架;

他们冷漠的抽动着嘴角

在黑暗中狂抓

任黑色的绸缎从直挺挺的指缝间

滑落

他们铮铮的敲击着键盘

看同样的字反反复复的出现

然后发出去

反反复复地发给同一条虫;

他们每30秒眨一下眼睛

再大的风也不能使眼球凹陷

他们无需在狂风中猛吸

他们的牙齿始终在咀嚼和牙齿一样的食物;

他们在菜地里看到茄子土豆西红柿

黄瓜冬瓜卷心菜莴苣豆角辣椒

他们一样一样数着

然后笃信这世上有菜;

他们把眼睛剜出来嵌在墙上

让身体彻底的进入休眠——

(三)迷宫

迷宫

一切都是迷宫

没有出口没有止境

他们囿于其中机械的翻看

无力的顶着将要爆炸的脑壳

那些文阡字陌间夹着的

是睡梦时吹出的鼻涕泡

粘糊糊黄澄澄的冒着热气儿

总有一天

铅制的球体会压断脆弱的脖颈

他们捡拾着文明的碎片

从远古到现代到后现代

从本土到国外到外太空

从蛮荒的森林部族到璀璨的佛罗伦萨

他们只是那样弯着腰低着头

把各式的碎片拼命往身上贴

直至有两片粘住了双眼

陷入一种极度的恐慌和焦虑

做盲人

起码可以

把白天说成黑夜

可以想象

黑天鹅白色的影子

可以感到

眼毛的稀疏

还有

拔掉鼻毛的剧痛

(四)石子

他们是飞翔着的石子

自以为做出自由的曲线

孰不知

一个只差两毛钱没有买到冰棍的

男孩的一脚宣泄

早已注定了

石子的走向

一场个性的起飞……

(五)医生

鲁迅一两郭沫若八钱老舍曹禺各四钱三

惠特曼五钱马尔克斯少许安妮宝贝禁服

他们无穷无尽的开着抓药的方子

只要吃不死就无休止的列着

他们把作家碾成粉末装进瓶子

再和上陈年的泥渣发酵的死水

一日

装药的瓶子打翻在农村的旱厕

正好用玻璃茬子苍蝇尸体和蠕动的蛆做了药引

他们要让病人虔诚的咽下

那很是牙碜的粉末

他们想听病人胃里叮叮冒泡的声响

于是病人的瞳孔里当即排满了针刻的文字

一行老长老长的臭诗文

随一声长咯呼啸而出……

(六)脱衣舞

赤裸的肩膀结实的小腿

飘来荡去的衣裙

纤细的腰身

一条银蛇

在光里的模样

在紧缩,在拉长,在颤抖

荡荡的衣裙像风中的被套

一个大大空空的气泡

膨胀,变形,凹陷凹陷,猛地凸出

软塌塌的躺在地上

蜕下的蛇皮

闪电似的游行

啪啪的抽打着地面

留下一溜败草迸出的白浆

在泥里挣扎的鱼儿

一跃千丈

子弹穿过心脏的迅速

血融于水的美感

黑色飓风一样的嚣张

满脑袋直刷刷的蓟

刺破了空气

有股扑鼻的血腥

(七)什么是反诗人

“什么是反诗人

一个贩卖棺材和骨灰盒的商人?

一个什么也不信的教士?

一个对自己怀疑不定的将军?

一个嘲笑一切的流浪汉?

甚至嘲笑衰老和死亡?

还是一个脾气不佳的交谈者?

一个跳舞跳到了深渊边缘的舞者?

一个爱着全世界的自我欣赏者?

一个故意苦相毕露的恶狠狠的恶作剧者?

一个在椅子里瞌睡的诗人?

一个当今时代的炼金术士?

一个袖珍的革命者?

一个小布尔乔亚?

一个饶舌者?

一个神?

一个天真的傻瓜?

一个圣地亚哥的乡下佬?

如果你认为那句正确

就在下面画一道线。”

这是尼克诺尔帕拉的题目

他让他们顽强的在每句话下面都画了横线

他们

是戴着眼镜微笑的诗人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