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组曲

抬头张望看看太阳挂在天空的哪个角落,凝神观望,彩虹陨石的踪迹。

寻找周遭的美,发出会心的微笑。

低头看看地,浪花在跳。

这个世界,我们多么渺小。

寂静的春天我不知道道瑞切尔·卡逊是怎样描写“寂静的春天”的,只是这个春天太静了。

从一开学就阴雨绵绵,与我的心情如此吻合。

泪,贡献了太多。

还是如以前一样敏感,随时随地泪水都回滚落;还是如以前一样健忘,一袋子的文具不知从何处找。

虽是早春,文具店已是挂满了风筝:有朴素的纸糊风筝、新颖的塑料风筝、如蝉纱般的底色透明的风筝……记得那个春天,学校举行放风筝比赛并鼓励大家自制。

我和雅花了整个周末的时间完成了甚至是我俩平生制作的第一个风筝。

我们买了纸、竹条、细线、浆糊等材料。

我已经记不清一切是怎样开始的,总之很辛苦。

我负责文字,雅负责绘画。

然而当这个在我们看来是完美无缺的风筝,一星期后在指导老师面前出现时,老师却摇头说太重了。

一句话,似乎给了我俩当头一棒……之后那个美丽的风筝一直静静地躺着,我想我的一生也不会再有几次去放风筝了,而我和雅的友谊仍然那么坚定——即使两年已经过去,即使我们在不同的地方。

记得前天,雅那么失落地告诉我,朋友由于某些误会而不理她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或许此时什么都是无效的。

只是突然想到一句歌词,于是我便说:“我将永远陪伴在你左右!”最后的夏天这短语出自《灌篮高手》。

夏天确实是个运动的好时光。

在假期,总是希望在水里游泳个不停。

每当别人问我是怎样学会游泳的,便会想起刘教练和徐教练,还有那段时间每天用粤语数出来的“1、2、3”和严格的训练。

可是那已经随着时间消逝了。

篮球场上的我太压抑。

因为我担心太多太多。

我没有神宗一郎近似完美的三分球,没有樱木花道天才的跳跃力,没有藤真最佳后卫式的灵活,没有流川枫我行我素的风格,更没有赤木刚宪在篮下的霸气!或许在某些人看来我只是个喜欢防守的后卫,一个不懂篮球的女生。

在他们最后的夏天,他们靠近了向往以久的梦想,他们入围全国大赛,而我却没能在我最后的夏天在球场上留下我的精彩!如果说人生要不断地尝试,又假设一个人问我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我会说:“最大的遗憾是没有体会到《灌篮高手》中球员们最高的热情和尝试没有丝毫掩饰的叛逆。

”凄清的秋天秋,自古以来总是被这样形容。

也是在这个季节,人们会想得特别多。

两年前的初秋,当我迈进这所陌生的学校,我一脸茫然,常常会想讲台上的为什么不是包老师?那个上课发言非常积极的为什么不是雅?回头对我笑的为什么不是烁?于是秋天就在这样的孤独中度过。

然后每个学期都会觉得成长很多,渐渐地想到“价值”。

今天,我们拥有的财富倍值,但其价值却减少了。

我们说的多了,爱的却少了;我们仇恨也多了;我们的时代更加自由了;但我们拥有的快乐越来越少。

淡淡的青春,就这样逝去,逝去。

雪吻的冬天为什么说“雪吻”?因为冬天融化了太多事物。

首先是冷风。

冷风很可爱,因为当刮风时,总是能听到故乡的人说“风好吹”(方言)。

然而现在却不能常听到这样的话语。

一阵冷风袭来,像小鱼滑过脸颊。

每当这时,我就感觉到,冬天要来了。

研究表明冬季的人们会异常抑郁,而且我有趣地发现每年冬天的期末考试我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失误。

复习总是很紧张的,每天课桌上总堆着各科的讲义、课本,显得很滑稽。

每当上完了一节紧张的复习课,再看看乱糟糟的的课桌,会有一份喜悦涌上心头。

就像是,在战争中胜利了——与时间的战争。

复习当然也少不了考试。

当看着不尽如人意的分数时,便会怨天怨地怨爹娘,或是哭得一塌糊涂。

却是在这样的状态中,我在随笔本上写下“Enjoylife”,写出了阳光的美丽和生活的魅力。

世间不是只有单纯的乐观或消极,以前我总是太幼稚。

生活每一天都不同,就像一年四季。

或许生活因疲劳而艰辛,或许生活会因荆棘而坎坷,或许生活会因波涛而汹涌。

然而,当睡眠来结束每个艰难的白昼,当黑夜让我长久的窥探稍做停息之时,我得揭开一切的束缚,该不坚守的意志像收藏的衣裳般脱下,酣然入睡,梦乡初启的一刹那,载欣载奔,解脱已迎上我的心头。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