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回忆中的N种东西

上帝有时会将我们一些珍贵的东西拿走,以示我们得到的太多,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地铭记。

——题记

(一)音乐盒

“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盛满音乐和快乐。

” 请你缓缓说出“音乐盒”这三个字,会觉得心里装的满是易碎的兴奋。

精致得让人怜爱,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摔破,再也唱不起动听的歌。

我有一个音乐盒,是6岁过生日时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它是一个正方形的盒子,有一个小小的抽屉,若上好发条,再轻轻拉开这个抽屉,动听的音乐就会立刻流淌出来,这时,盒子顶上的两个小人会缓缓旋转,绕一个大弯,转到一起,亲吻。

一个女孩穿着粉红带花点的裙子,微微向前倾,男孩衣着白衬衫,两只手背在身后。

他们都闭着眼睛,嘴上装吸铁石,所以一靠近就会亲吻。

那时侯很单纯,只希望他们能在一起亲吻,脸上是羞涩的幸福。

而不必苦苦绕两个大弯才重聚。

亲吻,让我看着觉得他们的快乐和幸福。

如今长大的我,对于这个词的理解不能像当初那样单纯,对万事万物的理解又多了一份深度。

音乐盒里的音乐就像天籁,每一个音符至今都还是那样纯净,澄澈,每当听到那声音,烦恼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心变得柔软,就像儿时天真的我一样。

上个礼拜五,我看了电影《真假公主》,是关于安娜斯塔西娅凭借着祖母送她的八角音乐盒,历经千辛万苦回到皇宫中的故事。

我的音乐盒没有像她的那样富丽堂皇,但它照样能使我快乐。

对着阳光拉出小小的抽屉,看那对幸福的人儿,听美妙的音乐缓缓流淌,现在的我依旧快乐如往。

(二)衣柜 “不同的衣服,有不同的味道。“

对我来说,衣柜里装的是衣服;对妈妈来说,衣柜里装的是美丽;对爸爸来说,衣柜里装的是风度。

很喜欢打开大衣柜的门。

一打开那两扇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樟脑味,带着冬天厚重的味道。

然后将衣服一件件取出,整理好,在身上比划一下,再心满意足地放进去。

里面有白色的羽绒服,深色的外衣,缤纷的外套,一件件有秩序地排列着。

这让我想起小时侯看到过一篇童话,讲四五个小孩玩捉迷藏,其中两个爬进了衣柜。

谁知翻开厚重的大衣,里面竟然是一个白雪茫茫的世界。

于是,他们就进入了这个世界,帮助一头狮子打败了邪恶的白雪女王,得以重返他们的世界。

这令我感到十分神奇,很想伸出手拨开大衣,看看是否有一个奇妙的世界,但柜子里黑漆漆的,我又立即不舍地合上衣柜门。

打开外公外婆家的衣柜门,那是温婉敦厚的檀香味,古朴浓厚。

最喜欢外婆将大衣晒好后收回,衣柜里满是阳光的味道。

有棉的大衣,灯芯绒的长风衣,呢子和毛皮的短外套,每一样摸上去都是暖融融的。

不必打开衣柜门,里面全是裘皮大衣或名牌服饰;不必打开衣柜门,里面尽是各式各样的香水味。

我只想打开衣柜门的一刹那,扑面而来的是家的味道和温暖。

(三)口袋 “从口袋中捞出的,有快乐、鼓励和友谊。”

记得小时侯,我们家楼下住着一位高个子叔叔。

每次见到他,我都会甜甜地叫上一声“长腿叔叔好!”每次仰起头,都能见到他的笑脸。

他会用大手揉揉我的头发,然后从大大的口袋中拿出一枚糖果放入我小小的掌心中,看着我把糖放入口中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我的记忆中,他的口袋——无论是夏天汗衫胸前的口袋,毛衣的口袋,还是西装里的口袋里,总是装满那不尽的糖果,就像哆啦A梦的百宝袋一样。

后来,长腿叔叔搬家了,就不在有人能从口袋里拿出我的惊喜了。

现在,应该是从那时起吧,我养成了无论什么东西都往口袋里塞的习惯,手往口袋里一塞,满满的都是唇膏,糖果,餐巾纸,发夹,零钱等。

妈妈每次在洗我衣服之前,会习惯性地往我的口袋里一伸,看看是否有东西。

小学的时候,我的好朋友有时会轻轻拉起我的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晶莹剔透的果冻放入我掌心,脸上满是开心自豪。

我会很兴奋,然后有一点点失落——毕竟只是果冻,而不是糖果。

有时弟弟、妹妹来我们家玩,我会牵着他们的手,带他们出去玩。

玩累了,在长椅上坐下,我会轻轻拉起他们的手,在他们的掌心间放入一枚糖果。

看着他眼底闪光的惊喜,我会很开心,很难过——当初长腿叔叔,是否也看见了我眼底的惊喜呢? 不知道他的姓名,只知道他叫长腿叔叔; 不知道他的去处,只知道他曾住我们家楼下; 或许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接到糖果时的惊喜。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