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完美的相恋

结局一:

她走了之后,他便忘了怎样活了。明明之前几十年活的都那么自然的。活着这件最简单的事情,他却做不好了。他院子的山茶都谢了,壶里的东阳酒都干了。家里的几幅字画都被尽皆扯烂。

自她一去,他再也写不出半个字了。

又过了几日,他恍恍惚间坐起,把干了的墨又润湿,写下苍劲的六字。

“可惜余生无乐。”

他便饮一壶烈酒,醉倒在竹林里,也不愿醒来。

结局二:

他把她葬了,葬在甘棠旁,看着落花把她盖满。

但是他一点哭的意思也没有,心口竟也没有半点伤痛。他想起庄子的妻子死后,庄子鼓盆而歌,像是要兴奋的乐舞。他的感觉大致于此,竟然忍不住要欢呼。

她久病已经一年有余,她的病也是他心中的一块顽疾。他积年累月的忧虑,而今她就这样走了,却释然下来,好像终于了无牵挂一样。

他把她去世的消息避而不言,反而召集同僚好友,在庭中痛饮。他把家里最陈年的佳酿搬出来,把酒杯举的豪迈,醉意醺的他脸颊泛红,他说:“各位,今日欢聚兴至,我有一喜事要告诉大家。”

众人抬起头来,看着他笑容僵住,突然说不出话来。

他看着雪白的甘棠花飘过,忍不住嚎啕大哭。

结局三:

那年他还在边疆,蛮夷的战线越逼越紧,他的数万兵马都现在了敌阵的泥潭里。

他眉头紧锁,在沙地上跟策士排兵布阵直到夜深,军帐被掀起一角。

“将军,夫人昨夜去了。”

他心中轻了数许,恍然一切包袱都没有了。他骑上战马,背起长枪,带着一众精锐突围。

后人称他那夜骁勇如神,斩敌三百,腹背受刀伤十余处不倒。

现在先皇已逝,他也老了,糊涂了,没人记得这个塞外第一战将。他就站在猎猎军旗旁,是他和她初见的地方,双目无神,形容枯槁。

只是偶尔喃喃的说:“军马性烈,搂着我,别怕。”

结局四:

她姿色平平,只是按父母之命,配给他的一段姻缘。所以即便她伴了他十年,就这样去了,他好像也没些许挂念。

他父亲是雄踞一方的富商。他自然出手阔绰,纨绔成性。光是贪享过的烟花柳巷,就不知道多少。

女人在他身边来来往往,他夜夜欢度春宵。他风流成性,却也翩翩有礼,温文尔雅,成了风尘女子中的一段佳话。

这夜那妩媚的舞娘又缠上他,问他要银两。他一掷千金,笑的欢畅。舞娘又要他腰间绣的精妙的香囊,他一怔,却是冷颜相拒。

他看着舞娘故作嗔怒的样子,一阵厌恶,默然转身离去。

“便是你们再妖娆,也抵不过她绣的一个香囊。”

结局五:

他本是宫里最有灵性的琴师,曲子激悦清澈,有如天籁。可自从她死之后,他谱的曲子越发压抑低缓。

那是中秋佳节,本是欢喜团圆的好日子。他却为皇上奏了一曲至哀至伤的悲乐,如若曲终断肠。皇上自然震怒,但又怜惜他是琴中奇才,只好把贬入西苑三年,不得奏乐。

三年已至,又是中秋。皇上想起他还在西苑软禁,又回忆起他旧日极妙的曲,便去探视。

路至西苑旁,听见清婉琴声,玄妙如月下流苏,那境界非但没有哀沉,反而更胜往日几分。皇上大喜,连忙跑入苑中。

看见他沉醉痴迷的对着她的画像弹奏,面上含着浅笑。

via. 方糖。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