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生

System的課上看了一下cos的我的世界观(二),裡面記錄了他的大學生活。作為一個top 5%的優等生,大學選擇了生物材料專業,但是發現自己喜歡的是 黑客技術。

关于这个好问题,其实我是这样想的,而且早想清楚了,我的专业就业前景我非常不看好,而我看好黑客技术,这个对我来说是“最低成本+最快收益+最大兴趣”的技术。

“一台电脑,一个网络足矣让我影响世界。”这是我当时的想法,黑客技术的掌握确实让我好几次有能力去影响世界,不过这种影响往往是破坏性的,我还得考虑我未来的生活呢,而且我希望的影响是正面的。

在我同学看来我是堕落生,在我看来,他们中的大多数才是真的堕落生,我实在没法理解上个大学还有为了名次为了排名而天天躲在教室埋头苦读,每每路过这样的教室,我都感慨的很。

現在我在美國讀者 mangement,我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學什麼,但是我知道,這個不是我喜歡的。

我還是更加的喜歡 computer。前幾個星期還在不停地後悔,我問什麼藥來美國,我為什麼要選擇這個專業。

我越加的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

我現在的專業對我會有一定的幫助,但是何不選擇“最低成本+最快收益+最大兴趣”的技术。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