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尚慕兰里昂第三大学交换心得 ≪转>

当交换学生是一直以来的梦想之一,牵连着想要远走它方、在没人认识的地方开始生活、变成一个不同的人一切重新来过这类的荒谬幻想。当初选择里昂第三大学是为了想体验在欧洲的生活。小时候去过两次法国,之后便一直对它有种莫名的好感,后来在外文系第二外语学的也是法文,因此很自然就决定以法国的学校为目标。与台大缔约的法国学校中许多是理工大学,外文系的我选择并不多,加上自己法文程度不是特别好,只修完了台大开的法文二,之后也没去考法文鉴定文凭;众多考量下锁定了里昂三大。很幸运地取得了这次交换机会。

##里昂三大简介

里昂三大是一所专门于人文社会学科的大学,有法、商、管理、语言、哲学及人文学院,其中最有名的是的它缩写为IAE管理学院以及法学院。学校完全没有理工科系。 学校主要有两个校区,较大的是被称作la Manu的Manufacture des Tabacs,以前曾是菸厂,由四面水泥建筑构成一块小小的长方形校园,中间被图书馆切成两个四方庭院。全校大约四分之三的课程都在这里上课,白天常常挤满了人,放眼望去全是下课抽菸的人群,在我印象中是个充满菸味的地方。建筑似乎是走现代水泥加钢筋冷峻路线,说起来校园不是特别宜人。第二个校区les Quais位在Rhône河岸旁,与里昂二大连在一起,法学院和人文学院高年级课程、以及哲学院都在这里上课,我第二学期修现代文学系的课就是到这里。Les Quais的校舍比la Manu美丽许多,有历史感的老建筑加上吱嘎响的木门,不知为何总让我想起台大文学院。记得二月的一天上课下雪,从教室窗口看见学校建筑的小圆顶褐色瓦上覆满雪花,顿时半年来的孤单日子、学校、文学、上课看的巴尔札克都变的很讨喜了。

##SELF及DEUF 学程

台大的交换生到里昂三大可修习SELF(Study In English In Lyon, France)或DEUF(diplôme d’Etudes Universitaires Françaises)两种不同的学程。SELF全长仅一学期,所以来交换一年的学生可选择第一学期SELF、第二学期DEUF,或者整学年都修DEUF。SELF顾名思义为英语授课,含一周四小时的法文课、法国文化概论、以及学校教授为国际学生开设的英语课程,从商管、法律、到艺术领域都有,每学期大约十几门选择。由于这些课是专为国际学生设计,班上并没有法国学生,学生之间也多半是用英文沟通,上这些课对于提升法文程度实际上没什么帮助。如果想在交换期间学好法文或跟里昂三大的学生一起上课,强烈建议直接进DEUF学程比较好。

##SELF课程

话虽如此,SELF的课大部份很有趣而充实,分享两门我自己修过的课:欧洲思想史(History of European Ideas)和欧洲前卫艺术(European Avant-gardes)。前者是一位居住法国的美国教授教课,挑选八位欧洲思想家介绍并阅读着作。我修课这学期选了马基维利、笛卡儿、西蒙波娃及当代德国学者UlrichBeck等人。教授教学风格满开放的,先自行阅读指定的范围,(阅读量很大,平均一周读一百页左右英文),上课由负责的小组报告后再全班共同讨论。课堂上有机会听见各国学生对文本的反应,且观察到他们报告和发言的习惯,是相当有趣的经验。此外教材选择很多元,囊括经典到后现代的着作,如修课时读了Beck关于全球化及法国学者Bruno Latour关于科学与社会的理论,都是我以前从未接触过的。尽管一周三小时的课未必能相当深入,但当作导论性质的课程,尤其对非哲学主修的学生如我来说,仍然觉得很有收获。 另一门欧洲前卫艺术是法国教授以英语授课,采用较传统演讲式的授课方式,几乎从头到尾都是教授讲课、学生埋头(或较科技的英语系国家学生们则是对着笔电萤幕)猛抄笔记。课程从十九世纪前卫艺术之先驱开始,介绍到印象派、立体派、未来主义在内重要的前卫艺术运动,上课以投影片辅助,教授一张一张细细讲述画作动人的地方。在台湾,对艺术的兴趣多数时候只能当课余的嗜好,能这样认真品味与思考现代艺术无 疑是难能可贵的体验。教授一开始就提出质问:为何所谓「前卫」的艺术作品看似随手乱画却被认为伟大。他认为前卫艺术的价值在于思想层次而非美学层次;这对我理解现代艺术是个新的启发。

##法文学习

里昂三大的法文课令我有些失望。第一学期初会对交换生举行分班测验,SELF与DEUF学生各自按得分高低分成约二十人的班级,学期结束重新分班。测验为笔试,考题多是文法,一般擅长读写的亚洲学生相对容易考到高分(台大法文二修完的程度大概会被分到SELF的最高班),但开始上课后却可能发现口说能力远不如同班的欧美、纽澳同学。我自己的情况不幸就是如此。 学校法语教学的主任很注重文法,据说这是法国传统的教法,我上下学期的班级刚好皆由她任教,第一堂课便发下一本吓人的厚厚A4习题,上课除了少数口头报告,大致上都在检讨上周作业、教文法、做习题、改习题、指定下周作业的悲剧宿命中渡过。来法国前本来期待能加强自己不足的听说部分、或者体验与台湾以文法及阅读为主不同的外语教学方式,没想到里昂的法文课是这种形式,大大出乎我意料。 教授所设计的文法课程其实相当完整而有系统,把法文时态、句构、微妙的词尾变化等从头到尾教过一遍。一年下来必须承认受益良多,对法文语法多了许多认识,开始领会它的逻辑结构之美;但若不是配合大量阅读法文书,或许就会变成难以消化的死硬内容。除了文法以外其它方面的教学都显得不足,一整年只有一次时事摘要及两次两人一组、就法国文化相关主题找资料上台介绍的exposé,此外就是偶尔几次短短的课堂讨论。总之若希望法文全方面地进步,只靠学校的法文课是不够的。 在里昂,校外有相当多的管道可以学法文,有时某些偏执重复顺便练法文的事也是排解寂寞的好伙伴。比如我很喜欢听法国的广播。法国有许多高水准的时事和文化电台,像France culture三不五时就有挺有深度的文学节目,趁着人在法国不必线上播放也可以听(好像没什么差)不如多收听几个节目。 里昂民间也有一些教法文、收费又不高的机构,我和其他一些台湾学生去过一个叫Coupe de Pouce Universitaire的法语中心,是由一群来自教会、主要为退休人士的志工所成立,协助来里昂的国际学生学法文的组织。缴交当年度登记的费用(我们这学年是35欧),之后一学年中可以参加他们提供的课程活动,比如跟志工聊天、讨论文章、请他们协助订正法文论文或报告等等。虽然效益可能比不上专业教学,却是练习日常会话的好地方。

##DEUF及课业其它

第二学期的DEUF一律法文授课。除了仍要修法文和法国文化,其它课程是到交换生所属的学院,和法国学生一起修课。跨院修课也可以,然而各学院的选课制度并没有统一,有些为线上有些为纸本作业,选课前得要先弄清楚规定、多跑个两三趟。课程资讯也必须靠自己勤劳找寻,因为系所课程公布没什么条理,例如人文学院是将当学年所有开设课程做成一个pdf档放在学院网站上,不太好找,而每门课上课时段则是开学前贴在系所公布栏。(所谓法国行政系统之繁杂无效率可窥一二)。 法国大学开课分CM(cours magistral)和TD(travauxdirigés)两类。CM即是一般常见的演讲课,通常由一位教授对几十人到一百多人的大班;TD则类似台大讨论课,一班二、三十人,可在课堂上进行较细致的讨论或个别作业,但不是像台大是由助教、而是教授来带课。有些课是CM搭配TD构成,例如我修的比较文学课,每周有一堂CM加上一堂TD。和台湾的大学相反的是,里昂三大文学系的课通常都是TD上课时数较CM多,或许可以看出它们较重视学生个别的学习状况以及实作之表现。 我所认识从SELF衔接DEUF的同学中,很多都遇到法文程度落差的问题。SELF不设法文能力门槛限制,大多数学生是初学者,程度最高的班级大约在法文鉴定文凭B1到B2级之间;DEUF上课用的却是正常学术环境下的法文,之间落差极大。刚开始上DEUF的课时跟得非常吃力,教授讲的内容大概只能听得懂五成,为此沮丧了很久。这是另一个建议来交换一年的学生不要选SELF的原因,因为到了第二学期会很辛苦。 我修的课属于人文学院现代文学系(Département de Lettres Modernes)。考量自己的负荷能力,最终只选了两门:大三必修的比较文学(Littérature comparée)和选修的十九世纪文学(Littérature XIXe siècle)。

##修课心得:比较文学Littérature comparée

比较文学在我修课这学期主题为la legendequotidienne,日常生活的传奇,比较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第一部之贡布雷与吴尔芙的灯塔行(指定教材是法译本,但要读原文也可以)。两本书各占半学期。CM课由教授讲课,课堂不长,仅一小时,这段时间教授跟台下学生几乎完全没有互动,顶多是讲一两个笑话等学生反应。可能因为是必修课、且是约一百人的大班,有些学生的上课态度真的很差,令我颇为惊讶。教室最后几排的学生总在课堂中不停讲话,每次上课都可听见他们从嗡嗡声逐渐提升到正常聊天音量,简直是在台大从没见过的奇观;不过倒是没人在课堂上吃东西。 全班拆成三班TD,进行方式为一学期一次、每人轮流报告,这项报告的分数就是TD课的期末分数。一位学生会分配到一段三、四页的段落,就文本自由分析十五分钟,分析完后教授小小讲评或提问。国际学生可以选择以书面代替口头报告,其实多数法国学生也是写好讲稿后在课堂上读出来。 和台大外文系的学生相比,感觉里昂三大的学生更擅长分析和批评文本。大部分的学生分析得都还不错,能提出文本中真正有意思的点,甚至有些见解真的令人颇为惊艷;相较之下,在台大做类似报告时,很多同学提的观点不是太显而易见便牵强得彷彿硬拗出来。我觉得这类练习是学习文学批评很重要的训练,然而在台大较少有这种机会,顶多是团体报告,总有些学生可以躲在其他组员的想法后面而不去学习独立批评。里昂三大的学生却很习惯这种个人的作业。或许哪天外文系也可以试试这种作法。 期末考是一题申论,类似外文系的essay question,可以写四小时。修这门课使我发现台湾和法国的教育体制在某些层面其实相去不远,如制式的课堂、教授单向讲课等等,甚至台湾还比法国开放。不同的是,在法国,文学是一门受重视又有传统的学科,学校里有一套熟悉的训练方式,人们知道学文学该学什么、又怎么学,他们是很肯定地读着 这门学科;在台大外文系却好像有一种迷茫不确定的气氛,没有既定做法,要热情似乎又无法真正投入,导致有些学生就这样以一种奇怪的半吊子心态学习着。

##修课心得:十九世纪文学Littérature XIXe siècle

十九世纪文学因为是选修课,人数少很多,虽是CM却不到二十人,但修课学生的学习动机都很强。该学期主题为巴尔札克小说,读《Illusions perdues》与《Le lys dans la vallée》两本。或许因人数许可,教授的上课方式比较灵活。主轴同样是讲课,但会视情况调整以其它方式利用课堂,例如有一次花了一整节时间让学生讨论小说其中一段。演讲是主题式进行,每本书有三、四个讲题,如:Le journalisme dans Illusions perdues、Illusions perdueset le roman d’apprentissage。开始讲课前,教授会先把大纲唸一遍;因为班上国际学生不少,后来干脆直接写在黑板上,结构非常清楚,使得听课有点像在听他的研究论文的味道。 教授从言谈到外型都是一位典型学者样的人物,对文学研究的热情很具感召力,常常推荐我们去参加里昂三大办的学术研讨会。学生中也有些对文学非常狂热的人,上课提到的冷门作家全都读过的那种。看见他们令我不禁自觉惭愧,反思自己学文学的动机、回顾对它的热忱到底到何程度。 这门课的期末是口试,这在法国也算满特别的。题目是解释出自上课两本小说之一的一个段落,抽题后有45分钟的时间准备,可先拟草稿、不可开书,之后用15分钟作答。口试使我非常紧张,前一个月就开始焦虑,幻想可能导致考试临时取消的快乐状况。考试当天仍紧张透顶,表现很糟;所幸教授人很亲切,讲不出话的危急时刻还会好心提示几句。

##里昂生活

里昂是个非常舒服的城市,两条河Saone和Rhône流过市中心,在城市南端汇流。蓝绿色的河水边很适合散步,到了冬天则会褪色成凄惨的灰灰浑浑。 西侧的Fourviére山丘上有里昂人得意的罗马剧院遗迹,初夏天气好时几乎天天散 步过去,坐在环形的石阶座位上可以扫视里昂成片的橘红屋顶一路看向阿尔卑斯山。中间夹着的半岛有号称是全欧最大的Bellecour广场(其实是红土光秃秃的一片很丑,目前正施工美化中),和宽敞的行人徒步区。从半岛上端的Opéra到下端的Perrache车站,一路几乎都可以嚣张步行,走起来很过瘾。 Rhône东岸的金头公园是个占地辽阔的大公园,里面包了动物园、植物园还有一个大湖。每到周末,草地上全都是携家带眷来野餐的里昂人(和藉机捡便宜的鹅)。法国所谓公园(parc) 指的都是长满绿草、可以铺野餐布就地坐下、多数时候中间有个湖的地方;台湾可怜的小公园们对他们来说应该只能算square而已吧。我想这也是法国生活环境如此诱人的原因之一,他们很重视这些自然景象予人的享受,水流、树、草地、不受高楼遮蔽的天空等等 …… 每座城市总会保留一些让人还能感觉自己原是地球生物的地方。 里昂当地的文化活动极其丰富,电影、舞蹈、戏剧等等演出众多,水准普遍高且票价不贵,学生身分常有折扣,看一场表演大概都可以在二十几欧以下。法国的剧场和表演厅通常以一年为一季,在春夏时会公布当年九月到次年五六月的所有节目及套票优惠,喜欢的话就可以付费成为当季会员或买套票。 有阵子常去里昂Opéra的小音乐厅AmphiOpéra,那里常有爵士乐或世界音乐的现场演出,配上Opéra的学生pass一场只要十欧左右。另外,里昂人很喜欢舞蹈,舞蹈双年展和美术双年展隔年轮流举办,里昂的Maison de la danse有时也会提供一些特别便宜的座位给里昂三大学生。LaManu校区一楼入口附近有个长得像电话亭的Point Culture,里面提供各种艺文资讯。 顺便一提我非常喜欢的里昂市立图书馆,它的多媒体馆藏相当出色,尤其音乐CD无论古典、爵士、摇滚,收藏之齐全度实在令我感动不已。也有各国电影,大部分都会被配上法文配音,可以看看法文版的王家卫之类也是满有趣的。借阅办法同样是类似年度会员制,缴一笔年费(只借图书六欧,所有类型资料三十五欧)后可于一年内在市图的各个分馆和巡回的图馆巴士bibliobus上借书。看得出他们对馆藏十分爱惜,CD有特 制的绒布包装,书籍也细心包上书套,几乎没看过上面有划线或笔记;不像台大图书馆的藏书似乎常被残酷地对待。 总之在里昂生活是相当惬意的。然而借来这一切的代价是长长的寂寞、与相系的人们切断连结、搁置太久变质后无法再重回原样的情感。寂寞时成为慰藉的是如今依恋的傍晚的唱歌鸫鸟和牠所代表的曾在里昂宿舍的小生活。而我还是不确定这交易是否值得;有时它们显得又都像掩饰空虚的幌子。

##总结

无论如何,这一年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来到这里成为交换学生。这几天为了上传交换心得在近十二个月后重访国际事务处的交换计划网页,想起当初成为交换生的过程,真的由衷感到自己很幸运。感谢台大给我这个机会、感谢我的导师支持,让这些成为了可能。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