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出家,就在你经过的地方

今日种种,似水而流,多少往事也都成空。流年成了梦里的过眼千年,一入梦地,深深浅浅,幻幻真真,又何妨太认真,再拾风里飘散的梦?若这段前尘往事随梦碎,是否也生生世世在梦中?——一切有情,都无挂碍。

佛祖,你告诉我,到底是怎样一段难以言说的轮回,可令你长坐千年,空守这几世迷离的香火?

今夜月明星稀,诗词、曲赋,闷闷沉沉,一觉醒又见黄昏,独走江边见挂月,若非月将沉,人无眠,我又怎会独走江边,望尽重楼挂灯满城?

江边城外,丝竹轻唱,浮光于眼,掠过风尘,影动无声。若非辗转苦渡,我又怎会再入这悲悯红尘,只盼红尘中再见你一眼。

纵使满山红叶落尽只留寒山钟声,青鸟飞尽,老树沉香,佛老去,我也尚在幽独,只为途中与你相遇。

这世上本没有长生不死长聚不散,鱼忘七秒,人忘七年,不过是新人笑啼旧人泪,生生世世人不同。在这泛泛红尘,在这朝圣之路,我只是迷间的茶生,在此,你经过的地方,左手红尘右手天涯,经历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

半世佛陀半世人,木鱼沉入春水,此生与红尘结缘,无脱了之期。缘起般若现,我又怎舍扯尽红绳,向佛门问苦空,只留天涯在梦中?

幽情往事与谁知,伴君拂尘惹浮生。若非轻鸟点水闲花落,我又怎会忆起那满城烟雨?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