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想

我们总是在想,今天我要在哪里,和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期待一个如何的结果,或者只是为这个结果做着准备。

我们也总在想,不要贪念过去,不要记得悲伤,不要变得文艺,不要装成2b,可是当我们这么想时,我们已然掉进了上述状态的深渊。

我们看一个人,看他身份变迁华丽转身,却浮躁地根本不想了解背后的故事;我们看整个世界,看今天物价飞涨、明天楼盘开业、后天股票下跌,却茫然地对身边切合实际的信息熟视无睹。

就连我们看自己,都是主观地接受,客观地逃避。

不去思考,永远完成不了量变引发的质变。

这样的想法,一直伴随我的大学生活。

有人说,大学不谈一场恋爱是可惜的,说什么是必修课。

你妹啊,这是什么无敌逻辑啊。

这就像你玩游戏时规定你一定要带一个基友,哥单刷副本打打酱油逛逛市场什么的不行么,选择怎么玩游戏、选择什么时候谈恋爱,这不是范畴之内必须做的事好么……说感情这事,真是毫无新意,如果不想,又弃之可惜。

很多人在一起就是仅仅为一时的感觉,然后灯光一暗,火花熄灭,就一大堆理由,什么不理解不珍惜不成熟……其实很简单,就是不再爱你了。

没人能说得清楚这种纠结,就好像你自己也说不清楚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他一样。

就在我思考身边分分合合的现象时,身边的人开始为衡量实习工作还是考研这事儿发愁了。

以往那些拿着档案袋奔走于各栋教学楼的毕业生,是我最喜欢观察的对象,焦虑、放松、匆忙、悠闲、胸有成竹、患得患失……就像一个悲喜剧,要命的是,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我还有一年也要面对这样的事情。

我终究没有逃过大学里感情的折磨,同时毕业的压力让我迟早要忘记那些折磨。

其实这两年,生活多多少少发生了一些变化,有潜移默化的,也有翻天覆地的。

老爸来短信说:大学结识了更多的人,从他们身上学习也好借鉴也好对比也好合作也好,你都应该有更实际的梦想了。

如果我说三年前,我就在做这样的梦了,那估计没人敢说我不成熟。

三年了,到这一天,虽然朋友多起来,我却还是习惯和特定的几个人谈谈心,那种不喜欢搭理人,也没什么人搭理的感觉更明显了。

以至于,我明白了自己不擅长做什么,也能很明白自己必须要如何做才能在不擅长的处境里反败为胜。

譬如我在一个下午,被一个同学拉着聊天,我就这么听着,偶尔发表一下搜肠刮肚而来的只言片语,同学对我的感慨相当赞同。

回来我对自己说:“你一定很辛苦吧。

”不,不,你得这么想:别人找你聊天,是对你的信任,对你的肯定。

我可以把它想成很自得其乐或者是臭美的事,这是我反败为胜的一个经典案例。

其实说话不辛苦,辛苦的是如何让身边的人觉得我本人不会比他们想象中差。

也许有人觉得这样活得太累、太现实,我能有什么解释的呢,谁活着早晚有一天得明白。

蔡康永说:我们要过好现在的每一天,争取不要让未来的我们想起这一天时,会讨厌现在的自己。

其实我们很努力地生活,很尽心尽力地活着,并不是让别人觉得有多舒服;而是在自己老了,想起这一天时,还会很欣慰地觉得:诶,干得不错哦!不偷懒、不浮夸、不自我、不激进,你活出了年轻时最好的状态。

而不是老态龙钟悔不当初。

这是目前为止心里所想的,最终极的事情。

要谢谢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很爱乱想的我,从拯救地球到……希望无论再过多少年,我仍会像现在一样感谢现在的自己。

现在20岁的我,多少可以想象十年后的自己。

不一定要有具体的场景和模样,但有目标和梦想。

如果我不积极地想这些,那我将会变成怎样的一个人?这个问题,容我想上片刻吗?如果不想,一切皆无可能。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