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就做什么

当用青春来检讨青春的时候,是否日后还要用整个生命来怀疑人生?当被现实招安,是否要妥协为一个世俗的未来而将理想廉价典当,贩卖灵魂的狂妄?时代已为我们争取到做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的权利,是否要让其过期,甘愿为阴云遮蔽而毫不在意?当春夏秋冬轮流更替,日子任其一天一天无情飞逝,是否想过活着的意义?我们是谁?王朔说:我可以不知道我是谁,但我必须知道我不是谁。

现实世界给我们最大的困惑就是不知道我们是谁,又到底不是谁。

没有谁知道我们是谁,也没有谁会告诉我们不是谁。

“是谁出的问题那么的难?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何勇在他的《钟鼓楼》里问道。

而我们到底是谁?我们就是由一个谁和一个不是谁而串联成为我们是一个谁和不是谁。

人生如果是一场电影,戏中每个角色都会是自己。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狄更斯这句貌似废话的名言被无数人引用作为活在当下的最好解释。

一切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都是笼统的。

世上绝不存在完全正确的答案,也绝不存在一定错误的理解,这就犹如绝不存在根本就是不复存在。

因此,相对于绝对,仿佛也就没有错对。

王小波说他年轻最大的困惑就是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

我们困惑,更多时候并不源于自己,而是现实世界所带来困惑——即成长过程面对的种种问题。

人之所以会迷惘,是因为我们内心有所躲藏。

面对成熟,我们躲藏青涩,面对安分我们躲藏冲动,面对和谐我们躲藏不公,面对权威我们躲藏常识,面对生人,我们躲藏自己。

躲着藏着,最后发现连自己都找不到自己,于是就迷失了。

也许某天在清晨在午后在深夜,忽然发现丢掉了一样东西,于是忙着寻找,寻找那样叫做“自己”的东西。

世上最欣慰的事,可能就是重逢了曾经走失的自己。

成长的过程必然是充斥了生命的破茧之痛,在化碟翩飞之前,注定会死去一些东西从而蜕变为生命之重,幻化成为在梦醒翩飞刹那镌刻在大地的不朽印迹。

鲁迅说过,“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

做梦的人是幸福的。

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人之所以会患得患失,很大程度是因为梦醒之后发现一无所有。

有些梦被扼杀了,但不会灭绝;有些梦被埋藏了,但悉心浇灌或经一番风吹雨打,有朝一日也能开花。

有些梦在于选择,但最终还是在于坚持。

有梦的人不仅是幸福的,而且还是幸运的。

梦,更是可贵的。

有些梦只梦一夜,有些梦可以梦一生,有些梦甚至会是永恒。

鲁迅死之前说要让世人忘掉他,一百年一千年以后,世人也许会遗忘他,但永远无法忘掉他的梦。

法国思想家罗曼·罗兰曾经说,“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欲哭无泪是一种麻木的绝望,笑着哭则是一种心态的成长,而热泪盈眶就是一种沉淀的沧桑。

我们做什么并不意味我们是什么,而我们是什么必将决定我们做什么。

人不能因生活的合理需求而误解为生命存在的意义,也不因生命的意义而违背活着的价值。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尽善尽美,无憾无悔。

后记:当青涩的毛头小子逐渐褪去了稚嫩的颜色,越发成熟越发坚定。

当各种知识充盈体内,我乐此不疲玩命学习成长。

当心智逐渐打开,终悟得“当你主动将一些东西包容进来,主动承担起来的时候,你也就成长了”,原本很多在我看来,不该我去照顾回馈的一些人,顺其自然地成为了我主动影响的一部分;原本很多在我看来,不该我掺和的事情,现在也掺和地乐在其中;原本很多在我看来,很在意的一些东西,也变得举重若轻无所谓了。

坚定是一种很宝贵的气质,一个足够定力的人,眼神中能让人感受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坚定,也正是因为这份坚定,才有了那份尊重与追随。

淡定也是,一个足够定力的人,无论处理大小事务,行动中会很自然地由内到外散发出一种淡定,正是这份淡定,才有了那份从容与不迫。

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凭什么你与众不同?凭什么你出类拔萃?”是个性!个性止于个体,起初尚有作用,但再往后走,就不能只依赖于此了。

领导者,更须深入,缘于个性,成于魅力。

魅力随性而发,自然而然地影响改变他人。

魅力这东西,跟工作相关,跟生活相关,更多的又跟人格品质相关!易水风萧誓死不归,壮士断腕背水一战的魄力,真不是凡夫俗子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有时就是必须豁出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大不了,推倒了再重来!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