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低吟浅唱,让我无端感伤

带着彷徨的情绪,走在不确定的轨道上,不是很在乎寂寞的我,无数次难过得掉眼泪。灌溉了好多梦想,以为孤单的旅途,也能开出花,开出奇迹。枫,在拨弄我支离破碎的眼泪,总在这样风起的时候,我徘徊在兵慌马乱的年代,记忆被摊开在伤口处,血流不止。

炎炎半夏间,久违的一场甘雨,匆然而至,凌乱的雨丝,翻起空气里清新的泥土芬芳,掺合着雨水的味道,逐渐冲散了这季幽夏里炎热的气息。夜色氤氲着忧郁的气息,无声的缄默倒映出记忆的荼靡。

但凡未得到,但凡会过去,又来到一周年以后,又走到这一个路口,我以为很忙,尽量不要想,就能遗忘了。可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借口和要求,能让我平静下来,回忆里有着相同的镜头,现实中却是不同的出口。如果可以,我也想唱<

情人之间的情人>给你听。

世界像静止了,为何看不到那绚烂的色彩,听不到那缤纷的声响。阳光、风雨、冰雪、星月,都一齐浓缩成短短的昼夜,眼睛睁着,看匆匆忙忙演绎着千百年重复的童话。天上云落,也没有了一丝飘过的痕迹。

能冲刷这一切的除了眼泪,还有时间,让时间去推移这些记忆和感情,时间越长,冲突会越淡,仿佛不断稀释的茶。当周遭的尘埃落满我的心灵时,我挥挥手将之拭去,却不得不忍受心灵这不忍触摸的痛。年幼无知,我不懂成人世界的规则。

那一抹缱绻的柔情,在文字的孤影中希冀的游弋。文字里的幸福并不遥远,更无需太多言语,只是在某一刻,在寂静的背后忽然想起。当往事的尘烟慢慢退去,激动的脉搏悄然平息,曾经的美好沉淀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伤痕,在岁月的轮回中隐隐作痛,撕裂痊愈。

窗外,暗夜里的陨星,散发着针茫般的死光,旋照着颓废的大地。而我,则静静的伫立在这片朦胧的景象中,抬头仰望着那场亘古不变的永恒,然后于一首不断重复的时光禁歌里,再次跌入寂寞的怀抱。

不可思议的朝着远方,耳边回响着周杰伦的<给我一首歌的时间>。渐渐地…原谅了过去,用沉默包容了不属于我的结局,曲终人散的时候,我逃过了绳索,却逃不过悲伤,连一首歌短短的几分钟都没了!悲伤的背影成了我所埋葬的纪念品,我安静的…在即将消失的童话里把白日梦表现得淋漓尽致。走的时候,我不留下一点痕迹,只顾着满身的伤痕和悲恸,不理任何人的离开了…当回头看着记忆越来越远,我便对未来失去了信心,感到茫然。大家都以为我是放羊的孩子,搁下我的阴谋和骗局,狡猾的装着可怜自欺欺人。我不明白为什么谁都不相信我?背着这些解释不清的怨恨和沉重不已的怀疑,我选择默默无言,原谅是是非非的伤害,懦弱的逃避了现实。思绪飘飞的风就像自己晶莹剔透的泪,一点一滴刺痛着心间,来不及听自己自言自语点什么,一切都走得太远太远了!我摆着一副固执的脸,带着还没有历尽沧桑的喜怒哀乐,百转千回,回到了起跑线即使起点只剩我一个,我也没信心战胜自己。遍地开始长满我泪水撒过的伤痛,我傻愣傻愣的笑了,除了笑,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埋葬痛苦。

我懂了…沉迷在诺言和谎言之间,我相信了谎言,欺骗了诺言。就算挣扎,也得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即使世界看不起我,我也不能对不起自己,泪流过后,来块苦涩的巧克力蛋糕,把所有的苦水吞进肚子,希望能在心底,被一点一点遗忘…摆出我的招牌微笑,默默的高傲着,相信很快那些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我的念念不忘里被忘掉。哪怕我一无所有了,我也可以编织美梦。

记忆里有太多的期待,如今在也找不到痕迹。你的离去,在我虚伪的祝福中,演变成了我漫无边际的残忍的幸福,嘶吼于心间的绝唱,为这孜孜不倦的痛处,添加了无数的嘲笑声,似乎只有天各一方才能彰显出痛的淋漓尽致,不断为你的离去寻找连自己都不愿相信的理由,不断为你的背叛忍受着别人无法理解的伤痛。我在固执睡去之后,唤醒一种坚强的崛起。暮然回首,以路人的心境看透人生沿途的风景。从此,踏着释然的清冷,一路恪守沧桑的真谛。

一年前,写下了开始懂了的随笔,一年之后,却发现,其实自己依然什么都不懂,我很搞笑,很奇怪,光着脚丫站在地上,不知不觉呼吸变得这么不畅快,一点真实感都没有。这个灼热的盛夏,似乎沧桑的有些清冷,渐渐遗忘了阳光的味道,多情的雨季,凄美了花海里暮色的夕阳,而我的残梦,该如何延续到下一个花开的海洋?看云轻飘,风水自流,于一声轻叹中,再次跌落漫漫长河!

是天意造化改变了我们,而我们无法奢求得到照顾。是吗?

听说,现在的女人都流行释然,好象什么困境都知道怎么办,什么都很懂得的样子,但是谁曾理解又美又爱的才是本质。我努力想微笑的样子,表面是那么熹微,心里却像大雨一样那么潮湿。那么乱的梦,连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都没有,又怎么敢说坦白得放声大哭呢?我在爱情里很放肆,现在才知道那种放肆其实叫无知,我一直矜持着不敢去证实,理想与现实的仅是一丝的罅隙,太多的阴霾,闯进我的眼眦,有时会变得庸常而遭渍败。我无力去改变许久的无奈,只有开启心中的那片等待,翻滚,蹉跎,搁浅在角落,在“枫”的笼罩下,每天重复着生命,重复着不老的青春。

记得我们打牌吗?突然觉得人生真像那一副牌,总是输给你,输得好惨,如果重新洗牌,我当然期待会拿到好牌,必然我赌上的是青春,押上的是容颜,可拿到好牌不一定会赢,那是讲求技术,不是吗?人生,再怎么美好,也只是在铺垫香花弥漫,不靠自己点缀和累积,怎么会有远方呢?怎么会看到枫呢?

在花季的懵懂中,在懵懂的岁月里,在岁月的长河内,在长河的晨风外,在晨风的伤口处,未发生的举动总是先知先觉,将发生的痛楚却往往后知后觉。我不想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对不起自己,我只希望你的灵魂能跟着我一起奔跑,因为路很长,我需要你陪着我对世界叫嚣。

穿着那双有惊喜和感动的帆布鞋,踩着被割离成无数不等状碎片的阳光,微小的脚步声在悠长的小巷子里律动地回旋着,头顶上空的缠绕枝叶勇敢地抵挡着阳光的入侵,为寂静的小巷保持着该有的阴暗。脚步如此的沉重,却不由自主的低头去看自己的帆布鞋,对,这是你买的帆布鞋,是这双帆布鞋让我一直感受生活中平凡的美。在车站,我竭力睁大着眼睛看着你的瘦弱身影一点一点地消失在眼前,直到眼睛发痛流下眼泪,我不忍看着汽车开走,所以我先行离开。我知道那时有一种叫做不舍的无奈,一步一步的将我推入无底洞。

我心疼我的帆布鞋,因为是雨天,我害怕浅黄的的帆布鞋在行走中被粘上泥土,一层一层地被覆盖,旧的还未抹去又粘上了新的,最后积叠成一层厚厚的污垢,而无法冲刷掉,我想保护好,让这双帆布鞋焕然一新,一直穿着。那天,大风吹得像是要将尘世里的一切繁复全部卷入另一层空间,大雨飘洒在那个有些陌生的城市,我们撑着一把伞,搀扶着走过马路,大雨里的水洼深深浅浅的分布着,汽车时不时奔驰而过的污水也会乱溅,人行道中,你指点着我被地面上的积水溅到裙子上,我挎着你的腕,直接就踏在积水里,瞬间,看了一下我的帆布鞋,又湿又脏,觉得好冷,之后,我们瑟瑟发抖地坐在餐馆里吃饭等着雨停,想着旁边那个胖胖可爱的小孩,他大口大口香喷喷嚼的样子,才让我知道为什么我们都那么瘦。

迎着大风,我们又冒雨走了很长的路,你害怕我又再踏在积水里,于是抱着我跨过去,因为你穿的是拖鞋,你说你会买双那样的拖鞋给我,把湿了的帆布鞋换了。有伞的庇佑以及身边你的暖温,我们在雨里狂奔,都已经让我忘记帆布鞋湿了,也忘记让你给我买拖鞋。

我陪着你去了一个地方,一个会让人感到压抑的地方,我坐在一个角落,就像一颗琥珀那么透明,等了你好久,也担心关于你里面的那些状况。我也想去看看,去关心关心,可是我只能坐在近处,等待你出来,顿时,脚下的寒意让我无所适从,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帆布鞋脱了,让那双被雨水裹得皱巴巴的脚晾着。风,轻轻吹过我的身躯,让我又寒又栗。那点时间格外漫长,当你出来看到我的时候,撞到了我的狼狈,那是多么可笑啊!

我们去吃雪糕,因为生病,我已经很久没有接碰雪糕了,那一瞬间发现那根雪糕的味道是那么特别,也许是因为和你在一起吃,才会让久久没有的雪糕美味袭上心头。就算啃完了,还是迟迟舍不得扔掉雪糕棍,这样不一般的生活,就想雪糕一样,融化得真快,但那也是美好的一天,因为看到你的笑容,我也很快乐。

白日里喧嚣的城市早已归去,在傍晚时分充斥着无奈,我紧围着踏上返途的落寞,舍不得走,当车开到跟前那一刻,你牵着我的手,不可思议的跟我一起上了车,那一阵凌乱的心情冲击着喜悦在摇曳,快乐一直在蔓延,一直在重复着。你在我旁边,一起听着MP3,伤感不伤感的歌曲都在心底无意的荡漾着,我们被倦意犯困的双眼,都缓缓的闭上,听着音乐渐渐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终点站。现在,我说你回你家,我回我家,希望以后,我可以说回我们的家。

又是这样一次炎热夏日的温存,还是我一个人坐的车,还是在那个繁华地段,饿扁了肚子在等着你,你带我吃得饱饱的,原来,一直以来,只有跟你在一起,胃口才会大增,食欲才会如此好,我们一起享受午后醉人的雨,我们一起撑着伞走在喧闹的市集里,雨点时不时的滴到脸颊上,我突然意识到,那跟一个人淋雨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一个人的时候,雨滴就像泪一样,刺痛淡淡的,然后再淡淡的消逝。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雨就像我们脸上泛起的笑容,散发了一阵又一阵幸福香气。一个人的时候,淋的雨好咸,两个人的时候,雨水却是好甜,连雨水流过的泥土,味道都会很浓厚。

你知道吗?我的认真其实是痴情,好多时候,满心期待你会对我说永远,我站在时光的尽头,对世界坦白,对你有着铿锵的执着,静候一个未知的破晓,我都不曾怠慢过。孤单就像疯长的尖刺,穿透每一个不安分的夜,我好想握紧住你的温度,害怕一稍犯错,你就会挣脱,就会离开。曾经千疮百孔的不堪,都是因为我自己那些不堪回首的闹剧,不明白为什么在痛心悔改之后,依然没有赢得你对我的信心。你写了一篇名为{蓝眼泪}的随笔,但你不知道蓝眼泪如何道来,它是取一瓢深蓝色苦苦的湖水,滴落在眉间,接着解开情结,还会让你心如止水,所以叫它蓝眼泪。这个多雨的季节携带着许多忧伤,也有很多低沉的眼泪,瞬间模糊了焦影,我总是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亦或许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懂,就这么毫不反抗地让悲伤笼罩了自己,我夹着惆怅和一去不复返的昨天,浩浩荡荡地穿越我单薄卑微的青春。每一次,我都不厌其烦地回头张望我走过的日子,伫足,然后,时光和开心都狠心地扔下我,轰轰烈烈地追逐着自己的脚步,我的心都会被拉扯出止不住的疼痛,喜欢在黑夜里,闭上眼睛想着我们的点点滴滴,或许只有在如此暗淡的夜里,我才敢这么肆意地想念,想象着自己未来的成就与幸福,但从不曾想过那幸福会与我有关。时间久了,便习惯了,然而也被潜移默化了。

暗涔涔的天肆意的将我的忧郁扩张起来,我不怕残缺,只怕太过完美,如果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那时间也可以证明一切,所以我会在时间的旋涡里,神经倍感刺激着一些漫长而无头绪的梦。

夏日的霓虹灯下,我问过你:“我可以等你吗?”你说:“等我干吗?”我说:“我想等,我愿意等,因为我希望枫是跟你姓。”你说:“如果没等到呢?”按住疼痛的胸口,我竟然无言了,心里在自己默念着,告诉自己,没有以后,但我还有曾经,还有那段珍藏的回忆,那份幸福甜蜜。那一道一道的伤口,是我年轻的冲动,还是爱你的证据?一条一条的痕迹,是拼凑爱你的笔画,还是最痛的记忆?我多希望,不要再每次惹你生气,和你说对不起。我多希望,你会对我很好,和你说谢谢。

你答应了我好多事情,说要买布偶娃娃给我,要带我去金牛岭公园,要带我去海滩漫步,要给我买个好的手机,要去学校看我,要买包包给我,要买可爱的拖鞋给我,要补一张Hello

Kitty的贺卡给我,要……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我只是害怕你会突然又不理我,当我问你,你说不会的,这让我好欣慰,我告诉自己,不要惹你生气,以一种快乐给你,痛苦我背的原则保护着。

我的笑在逞强,泪却在投降了,我只是一个孩子,一个简简单单的孩子,心里的疼,我好想忘掉,当洞察亲身经历过的一切,生命中值得敬畏的感情,值得微笑荡漾的生活情节,都与你有关,如此,都已经习惯了,又怎么能忘掉呢?嘴角上扬,感受微笑的弧度,感受心情升华的绚烂,隐身可见的闪动笑言,聊知心语,开玩笑话,终于让我倍感开心。

我曾经说过,折下翅膀,只能送给你飞翔,这么多年来,我编制的翅膀,自己戴着翱翔,悬空的时候,空气是如此稀薄。沧海一粟的感觉,静悄悄地自我舒展,随意随心。无数次掂量自己在你心里的分量再一次清楚的被证实,竟如此被忽略。我害怕自己没有力量可以支撑疲惫,没有表情可以诠释心境。我已无力去抓紧这即将付之东流的喧哗了,突然很怕有一天早晨睡醒我会忘了你,忘了自己这么刻骨噬魂地爱着你。

等你的电话,等不到,打给你,你却挂掉,于是我一直打,直到你关机我才停止。我强迫自己睡觉,闭上眼睛,睡去的只是失落。我可以忍受不是你的最爱,你对我置若罔闻的冷淡,我用期待和幻想支撑着。我的直觉隐隐怂恿,你的仓促掩饰被当成是默认。看着你的日志飘飘洒洒都是别人的影子。感觉自己精神恍惚,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眼里看着,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我能出现在你的日志里啊?

枫,依旧,夜,还黑,心,冰凉,为了你,我憔悴了容颜,心碎了一地又一地。

在致命游戏里,我自己定下了生死的规则,最终,在别人的幸福中,才看到自己被埋的坟墓。而所有雨水流过的泥土,都混有我奄奄一息的血和泪。

欢喜伤悲,老病生死,说不上传奇了,我把断肠字连根拔起,想像自己也很忧郁。

在七夕的这一天,凌晨时分,你赌气匆匆忙忙走掉,我低落的走在又黑暗又安静的长廊,恐慌占据了满心混乱,久久不能释怀。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曾有那么一种感觉,很骄傲的以为自己是多么的幸福。那是第一次,你陪我过情人节,那是第一次,你给我买了情侣装,那是第一次,你送我去火车站,那是第一次,你在我的手心写下叫我不要哭的语言,那是第一次,你紧握着我的手,说等我回来,那是第一次,我们照了好多相片。没想过,我这种自以为是的幸福在你眼里叫做喜欢炫耀,我,曾经风靡一时,我,曾经自甘堕落,到头来,不明白为何如此的无地自容,

此刻,有一种绝望摆在眼前,把心置于死地,让灵魂无法承受。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