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何以堪

望红尘,苍茫一笑,觅轮回,惊天一悲,洪栏囚索,烟波乱江,纵,早已超脱,然,时光已逝,故,早该堪悟,却,执迷难求,只得面朝苍天,长啸一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

在孤寂失意的日子里,在梦中又依稀见到了久别的你,便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共处的历历往事蓦然来到心间,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

会往中岩寺,难忘那次邂逅。

绿水一湾,平静如月。池边击掌,鱼游泽泮,蔚为壮观。却佳景虽美,但无雅名。恰趁良宵月夜,碧水潭处,设宴饮酒,欲为之求名。

秀才们命名要么太雅诸如

“瑶池”“天池”,要么太俗,如“戏鱼池”、“观鱼塘”、“仙鱼池”,这些名字不是过雅就是落入俗套。我望着一池清水,双手击掌,这几响掌声,引起山岩的回音,惊得岩缝中一串串的鱼儿向外游来,遂挥笔写下名儿交给先生。先生正要展开纸条看时,你的丫头笑嘻嘻地赶来,递上一个纸封儿。先生把我与你的字条一齐打开,看后不禁会心一笑,直道:“妙!妙!真是妙不可言!”。众人不解,都凑过来瞧,只见两张纸上均写的是“唤鱼池”,便纷纷道开:“取得如此妙,又是如此巧,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碎波乱风,碧水青天,百鸟齐鸣,群峦相争,寻路而来,暖润青玉,竹徨幽幽,翠露养人,远望,蕙黄茅舍,一片青郁,一对璧人,男耕女种,轻灵悠远:“相知相守,相濡以沫,彼此为誓,青天不负,黄土难离,今生相守,来生相望,生生世世,难分,难忘···,”只得扪心自问,疑之曰:“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谓之爱人。

师徒谈论诗文,兴致颇高。生性豪放,酒到杯干,醉倒堂前。惟吾留与院。夜到后半,东坡酒醒,再无睡意,踱步院中。天空初露曙光,晨光滋润,随小桥流水,漫步后院。忽闻轻响,绣楼木窗微开。青丝垂于胸,玉手轻梳,无尽美态,纤毫毕现。

沉醉于那张无比清秀的容颜,脑海里只有那双点漆黑瞳,似笑非笑,宜喜宜嗔,仿佛你有着无比的魔力,拉着我的心不断沦陷。“你是谁?是九天之上下凡的瑶池仙女,还是传说中落入尘世的精灵?”迷乱中不小心把一块小石头踢到了池塘中,那微弱的“扑通”声却像一记声震九霄的霹雳,惊动了自己,也惊动了绣楼上的姑娘。那你羞红了脸,赶紧关上了小木窗。我虽退出了后院,心却留在了那扇木窗前。

霓虹迷醉,殇歌然奏,惊世红颜,难得一笑,趋之若鹜,为换红颜一笑,竟也是徒增辛劳,一笑,倾城,在笑,倾人,眼眸里深深的哀伤,乱了多少心:“降朱唇,玉容颜,水珀指,尖蹙眉,冰肌玉骨,乱世红颜,何生?悲曰:“却是空做嫁衣,难了情,难有情,方知为尔痴为尔迷,可悲,深宫院墙,阻人,阻心···,”只得问曰:“情何以堪,情何以堪···。”谓之乱人。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我忘不了你,离不了你,你一直仍然是他的精神支撑。我看着那一堆新坟,想着小轩窗里的王弗。那一座瑞草桥,那一条通向中岩书院的小道,我常常看到你从那里向走来。清清的“唤鱼池”,鱼儿还在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这里的一切是那么地熟悉那样地难忘。

王弗,这个多才多情的女子,你为什么那样无情,那样早就要离开了我,或许你就要这样成为一座小岗,在故乡望着我,守候着一分分期望。那要多久,十年,五十年,一百年,还是一千年,今天,你仍然在那里守候着……

世人长感叹,悲痛至极莫过生离与死别,叹:“一生魂,两相厮守,三生缘,修得千年缠,”冥河相阻,阴阳相隔,近在咫尺,却咫尺天涯,这头,我千呼万唤,乞你回眸相望,那头,你痴痴喃喃,求我凝眸注视,却奈何,今生情,来生还,到头来只是空悲切,只得仰天一叹:“造化弄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谓之伤人。

唤鱼池畔,那羞涩的欲言又止的神韵,一切都像清晨的露珠般晶莹剔透,像朝阳般明亮灿烂。如同那江南的雨,婉约,诗意。眼底,心间,眉尖,发梢,全是对方的影。朝朝暮暮,缠缠绵绵,卿卿我我。两情相悦,海誓山盟,情不自禁,铭心刻骨。

古往今来,情之一字,爱人,乱人,伤人。好似苍生难以摆脱这命运的束缚,冥冥之中,轨迹在扭曲,只因一字···情何以堪?唯真爱真情尔,情之一字,不就是如此吗?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