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我们青梅竹马

假如我们青梅竹马,我们都知道,我们认为的不只是这些呢。

有时候,我甚至认为我们骨骼里的血液也是一样的。那么亲,那么密,乃至脾气的倔强,让人抓狂的方法,甚至到我教你为人处世,你教我白首相知。

我一直在想,我们青梅竹马,那么我们彼此喜欢的第一个人应该是对方吧?

可是我改了主意: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我们应该爱过了错人做过了错事,才知道对方的好,才可能知道怎么对对方好。

可是,问题不是这样的。

我爱过别人,并且因为年少无知真正伤害了别人的心。

你也爱过别人,也因为年少无知被别人伤害,后来也无知地伤害了别人。

我们一起在电话里放声大哭。为各自的心事,你叙述你的故事的时候,声音已经平静,而我越来越为了他内疚忏悔。

我告诉你:我要好好认真地生活,不再伤害别人。

再后来,我们一起忏悔,为什么我们要分开,为什么不继续一起生长,继续在同一个藤上开花,结果。

在暑假,我们久别后重新相逢,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是青梅竹马。

我们一起养的小狗都长成大狗了。它还记得你。

后来它走失了,我一个人在医院附近带他去散步的时候把它丢失了。我四处地找,找不到。我丢失了我们之间的第一个亲人。从那时候起,我害怕我们之间不会再有其他的亲人了,真的害怕,害怕到晚上睡不着觉。

在那个暑假,我第一次在人群前面失态。在餐厅里晕倒。睁开眼睛,缺失了牙齿。你在姥爷面前抱起我的身体,发疯一样冲到医院,还没有常识到,要去找我丢下的那颗牙齿。

我的血第二次沾染到你身上,你一辈子也搽不掉。

那时候,我开始真正完全爱上你。爱上你爱我的样子。

你对着电脑给我“背”河东狮吼的台词。我对着电话傻笑。

你每天翻阅我的QQ档案,换了*\|*就是换了心情。你象小时候一样,知道我的每一个暗号,你甚至能第一时间在我的隐晦的文章里知道,我丢失了我们之间最亲密的狗狗。

后来我们吵架,我要求离开你,却至始至终都记得你哀伤地告诉我:

我再也不放心把你交你给别人,你脾气那么坏,别人会欺负你,会打你。只有我,我知道你,我不会!

从此以后,我不乱发脾气,不再忙碌,把赚钱的压力都给你。

而你依旧天天给我洗脚,给我作饭,为我洗衣服,中午叫我起床上课,晚上让我在你的手臂里安眠,生病了慌慌张张比我爸妈还紧张地送我上医院。

我则学会了所有好的生活习惯,包括东西不再乱放,不再搭理上来搭讪的男生,晚上睡觉刷牙。按时洗头、洗澡,给狗狗喂饭。

我们孝敬我们共同的父母,尊重他们每一句话,每一个举措。

然后就这样,我们就结婚了,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是,不是的,不是的。

我没有力气写下去了。只能姑且给一个童话一样的结尾。

忽略过去一切伤害和错过。忽略过一个又一个闪烁着你的名字的夜晚。

我们甚至就要成为亲人,不要再分开,要象小时候一样,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在一个毛病上挨父亲的耳光,母亲的叹息,不用再分开遭受磨难,不用再忍气吞声或者掩泪装欢。

可是,我们还是要失散了。就算你的爸爸妈妈叫我女儿,我的爸爸妈妈要认你做儿子。

可到了最后的最后了,

那就这样吧,如同过去的每个人一样,当然也有不一样的许多地方。

让我们一起——假设我们青梅竹马,忽略过了所有的经历,忽略过了所有的曾经的少年时候的爱情,忽略过所有爱过我们和恨过我们的人,忽略了时间、地点、空间以及种种的暗示和内涵,或者忽略了我们现在所谓的恩人。

我知道,我们会幸福的,并且是彼此不可替代的一种唯一。

是的,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在同一个地方长大,认识过同样的人,在同一个学校念过书,在两地念过大学,有过许多共同的旧回忆、老朋友。

我们一再地数落我们小时候的各种名字。你一再地奶声奶气地呼哧着这些小动物的称呼。我们都在假装,从小兔子到蓬蓬,从刮骨疗伤再到亲吻牙床,从老张到老R,这一些称呼都在把我们的童年、少年、青年、老年一起度过去。然后在往后余生的每一个阶段,我们之间,还有着这些秘密,还有这这些名字,不会再有人与我们相同。

亲爱的,我只能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了。因为也许真的就是把生离当作死别了。

如果可以,我们要凭借这些名字相认的,纵使尘土满面,纵使两鬓斑白。

甚至我们的子女也要凭借这些名字相认,纵使他们有这另外一个人的姓,或者另外一个人的名。如果可以,他们也许会发现冥冥中曾经的相似之处。

我们是亲人,是不是?

是的。我听见你的眼泪又一次砸在地板上,不沾衣。

在这个人潮汹涌的街头,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我知道,我就要丢失了我青梅竹马的亲人。

让我们一起站在曾经各自流泪的窗子前面吧,在锐气和勇气就要丧失以前,在幸福被泪水冲刷得一点不剩以前。写好我们的名字,然后,我想对你说:

就这样吧,我们这辈子假装——我们已经青梅竹马过了。我号啕大哭的时候,你还扁着你一条线一样的嘴巴要忍住眼泪。

我想,我可以把这篇修改地再好一点的。

如果我居心不良的话,我希望你的眼泪流到你死的那一天也流不完。

可是,我们毕竟青梅竹马过,你还是不要再哭了。

就象那首歌唱的:一夜之间白头,就永不分离。

明天开始,我们可以假装:我们已经不再分离了。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