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叙事

哼哼唧唧卿卿我我几对甜蜜的

学生以准性交的姿势相拥而坐

他们彼此怀抱半怀的月光

让在如此美好的夜晚一掠而过的

我们自愧虚晃年华

这样风清气爽的五月

缓慢才是最美妙的经历方式

我们这些试图攫取知识的脑袋

在干净的夜空下匆匆游移

抽象得像一个个符号

我们不断用黑色的身体制造尴尬

或是反讽。我们这些

不忙爱情的五月的局外人

是一些可怜和可爱的赘余

随时都可能被二十一世纪一十年代删减

我觉得我的目光闪过这些五月恋人

更像是私奔一样的逃离

眼球上的灼热似乎攒集了整个五月

的温度。我先是感到了生命的冲动

但马上又开始厌恶。我这个

自命不凡的写诗人是一只吃不到葡萄

倒说葡萄酸的狐狸

我为了诅咒而怪罪了整个世界

这些甜蜜的学生现在只是恋人

他们缠绵得入木三分

世界在急剧地精简而且以他们为中心

他们之外的一切都是背景

他们专心致志一心一意眼睛

叮着嘴巴嘴巴叮着皮肤皮肤叮着手指

他们像是在自我生成的雕塑

他们的每一点变动都创造出圣洁的艺术

我这个月夜寻诗的人显得像作秀

我不择手段地编造出诗句

寄托我虚伪的抒情和智慧

我一度在思索我们之间的谁去谁留

谁更是这个夜晚的五月最贴切的事物

我快速地逃离是在自欺

我觉得我碰到了一个残忍的问题

要是现在女朋友在我手边我也肯定

会把她放在我的胯上

至于寻章觅句会李白都可算作半夜三更的

事情。梦见李白的最大好处就在于

不会遗精。写诗的一种益处是

让我忽略我正身处一个成双成对的五月

我酝酿已久的唾液淀粉酶无孔可入

焦急得如一只迷路的小兽

我真的不忍心离开这个五月的现场

我在校园里徘徊,从不同的角度

观摩这些夜晚的艺术品

看他们是如何把五月涨满了爱情的

气息。我骂了他们又爱他们

我爱了自己又骂自己

我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完成了一次

身体内部的物质性精神循环

我绕着这些卿卿我我哼哼唧唧的

艺术家盘旋(因为我觉得自己

很不重要,跟一根羽毛差不多)了很久

我盘旋地筋疲力尽盘旋得心灰意冷

我盘旋得曲终人散自惨形秽

只有两边年年都要拔掉重栽的

梧桐树一个劲地发绿

我最大的发现就是他们这些雕塑

从某些角度看更像是剪纸

当然我也已经想出了我最具灵感的

句子:他们彼此怀抱半怀的月光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