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未涨价

小时候我在乡下,日子很穷苦,不知幸福为何物,认为生日能吃上娘做的一碗小麦面和两个煮熟的鸡蛋,就是幸福;尔后上了学,长点儿见识,认为能考取大学,早日走出这个穷山沟,就是幸福;后来到了城里,认为能找份尚好的职业,有间不大也不小的房子,谋一位志同道合的伴侣,生一个英俊可爱的儿子,就是幸福;再后来,又认为能位居高官,名声显赫,或腰缠万贯、衣锦还乡,那才算是幸福。

幸福,似乎也在“跟着感觉走”,嗅着时代的气息,追赶潮流。它随着人一步步走向高处而不断升级,随着人欲的一天天膨胀而不停地提价。因此我认为,幸福之价永远是最高的。不过,后来一场意外的病变,使我真正认识了幸福,领悟了幸福的价值。

前年春天,我在江南锡城大哥处养病,病好后便进一家小厂打工。一次,因我操作不慎而碰破了手。说来还算幸运,并未伤着筋骨,仅受点皮肉之苦,我自然没放在心上,到医院买几贴“邦迪”贴上完事。当时医生见了我的伤情,再三劝我:“为祛除后患,你还是打剂‘破抗’保险!”我说:“不必了!小时在乡下割牛草,被镰刀划破手那是常有的事。”说完,转身走出医院,显出北方人很果敢的天性。如今想来,我那时也许太自以为是了,总认为医生爱小题大作,咋唬作派。

时至秋初,伤手果然招来后患,初是高烧不止,后是筋骨紧缩,终是浑身痉挛,疼痛难忍。大哥带我到市大医院检查,确诊为“破伤风”。我一听得的是这病,心想小命休矣,便当场昏厥过去,醒来后就是后悔,悔恨自己当初未听医生的良言忠告。那一刻,我认定自己要客死他乡了,因为此病极惨,快则七日,慢则八日,人就不治而死。先前,村里就曾有人得过此病,发现后仅有一星期,人就没了,一米八几的汉子,死后缩得仅有三尺来长。忆起村人的那副惨状,我油然想起自己的归宿,是否也是如此下场?我愈想愈恐慌,愈想愈绝望,愈想愈痛苦,不禁怆然泪下。

自从住进医院,大哥日夜伴我左右,陪我聊天,给我安慰,我那昏暗的心境在亲情的净化下,渐渐明亮起来,不再有绝望的念头,也不再有往日的繁绪杂念,什么出人头地,什么名利纷争,一切都不想了,只求得病好能活着,活着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倘若真遭不幸,我也要死在自己的故乡,对流浪者来说,叶落归根也是一种幸福呀!

后来,总算天不亡我,让我遇上一位神医,重又捡回生命。到阎王府前逛了一遭,我才猛然醒悟:幸福未涨价。

幸福还是原来那般货价,它并未随波逐流,也没随市抬价,尽管如今万物之价飞涨。幸福就是幸福,它永远那么低廉、那么简洁,让人时时感受到它的温馨。有人说夜间行路,被陌生人信任着是一种幸福;有人说落难关头,被好友们关怀着是一种幸福;也有人说漂泊在外,被亲人们牵挂着是一种幸福。而我却说生病是一种幸福。因为在病中,我尝到了幸福。所以,我要告诉大家和自己:幸福真的未涨价!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