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中的校园

(一)花中的校园

花中的校园

香气也会惊讶的颤抖

大雾在花露上飘散

学生裙被沾湿

诗稿,也被沾湿

光头的仙女试探我的脉搏

带我,去秘密的凌晨

听花族的民歌如何

装点静悄悄的节日

花儿凋了

那王国里的一切风干了

维吉尔依然在等我们

去王国的深处,寻觅

树枝样的马儿

在每一片落叶下寻找

她相信这叶片的金黄

是某一天正午的阳光

傍晚,皇上笑了,狂笑

那个麻辫子的秀才却哭了

拿起香囊和宝剑

急匆匆地扑向江面,倒在江底

这是冬天大雾中的谜底

被我窥见

被梦承载

(二)吉普赛花神

校园的花神

吉普赛女郎一样

黑丝绒连衣裙上

大大的红金刺绣,绽放

众生为她响起手鼓

众神也为她歌唱

仁义和善良

智慧与创造

神恩的文字下临校园

天国的歌曲传唱不衰

幽远,如水墨画

纯粹,如部族的首长

(三)干枯的金叶子

他和她逼迫我

逼迫我接受这肮脏的叶子

没有血脉的叶子

没有泪水的叶子

我沉默我死死扣住陶罐的边缘

告别梦魇,告别肮脏

难忘湿冷冷的罐壁

深处恐慌,忧郁

风卷起了那叶子

那叶子在风尽头停滞

在陶罐里堆积

在陶罐口沉睡

可还记得六岁的叶子

可还记得鹅黄的小芽儿

(四)那天,在薰衣草里睡着

一个人

徘徊在夕阳既隐的光晕中

努力努力摒着沉沉的

呼息

那叶儿上的硬痂

薄暮的杰作

抑或

是我的叹息

是蝉的尸体

还是蝙蝠的翅膀

化了阿

在慢慢凝聚的黑暗中

在倦鸟凄凄的轻嘶里

化了

白色的圣衣绕着我

灰色的脚印

一群蝙蝠充斥了

未曾眨动的湿湿的眼睛

这竟是死神的暗示么

那片幽远幽远的荒冢

何以挥之不去

叶的残骸和着冷冷的泉

弥散在空气里

将我的肤色

染青

吸进的

如同冰冻的安定

指甲亮亮的

光透般的美丽

我那被穿透的喉咙

竟再经不起生命的

振动

我感觉不到自己了

我不断的摩挲

手呢

我的眼睛

我的心脏我的小腿

不在了啊

一粒尘埃

漂泊于漫漫的广袤里

没有时间

空间

那是我么

那粒小小小小的

尘埃

(五)12月,东北的校园下了雨

12月,东北的校园下了雨

没有伞,也没有雨披

我们顶着沉重的发

站在冰场上感受什么,是冬天的融化

远处的大烟囱还冒烟吗

这里不再寒冷,如同潮湿的棉被

楼里的学生疑惑的对着窗子

不断擦不断地擦

这是个乡下的傍晚

城市里只有咒骂

这里,却充满忧伤

灯,一盏一盏亮又一盏一盏熄灭

我们顶着沉重的发

站在大大的冰场

我是这个冬天穿着最单薄的女子

我是这个冬天穿着最单薄的女子

我赤裸的双脚被雪地的阳光灼伤

我赤裸的奔跑

衣着最最单薄

我只有一件无袖的衬衫

一只无指的手套

是谁啊

让我这样的奔跑

忘了遮羞忘了别人指缝间的目光

我是那强盗的妻

我得去分享酒肉钱囊

天黑了,我钻进

冷冷的冰麦鹰的山寨

坚硬的喙群中,孤独不断堆积

我是飞鸟的王

我见过一双鹰的眼睛

娇媚而生怯

我见过一只大鹰的坠落

迅疾而庄重

盗墓者不敢触动我的身躯

胖墩墩的孩子在我脚下哭泣

我使劲推开五百年前的棺板

用白骨震慑正午的阳光

夕阳的隐没让我奇异的旋转旋转

为了诀别时刻的到来我和我的影儿不断交欢

天地为证

那夜,我依旧是少女的装扮

WHY·LIAM wechat
记录生活,研究产品,分享设计,分析数据,讨论科技和商业,不定期扯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